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凹凸乙女

如果他發燒了

寫著寫著不知不覺就變成了發燒時不同的告白方式了orz
青梅竹馬√
內含格/雷
現pa√
ooc√
女方都算強勢??? √
作者是個畫風清奇的人√
作者是個畫風清奇的人√
作者是個畫風清奇的人√
雷獅.ver的你力氣很大√

雷者請去看其他大大的文√

>格瑞

你從沒想過像格瑞這樣的人也會生病。

作息規律,經常運動,飲食均衡,他具備了所有保持健康的條件。

卻在某個早上,你恰好能聽的見鬧鐘,醒來發現他沒有像平常一樣來敲你的門叫你起床,然後把你的鬧鐘按掉。

你很快的背好書包來到他家門口。

雖然你們的父母都長期不在家,你也去過了很多次,但還是不想無緣無故的闖進去,正當你在門口躊躇時,屋子裡傳來了一聲巨響。

碰!咔啦啦啦咔啦(???)

〝格瑞!〞你大喊一聲,完全拋開剛剛的疑慮,背著書包跑了進去。

一進門你便直衝樓上格瑞的房間,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翻倒的書櫃,而格瑞則是倒在旁邊,身上還壓了不少書。

〝......〞格瑞試圖把自己從書堆裡撐起,卻因為發燒的關係使不上力。

你把書包隨意丟到旁邊,急忙的把他身上的書移走。

〝格瑞,我先把你扶到床上。〞

〝...〞

你用盡全力支撐著格瑞的重量,好不容易扶他走到床邊,你卻在他躺下的時候重心不穩倒在他身上。

〝嘶...〞

〝你受傷了?〞

〝小傷,不用在意。〞

〝不-可-以-,躺著,我去拿藥。〞你小心的跨過散落在地上的書,走出了房間。

身為青梅竹馬的你很快的就找到了藥箱,回到房間的時候卻看見格瑞在收地上的書。

你突然覺得有些生氣。

你拿走他手上的書放在旁邊,強硬的拉著他的手到床邊,然後把他推倒在床上。

這一連串的動作你做的太過順暢,發燒中的格瑞反應過來時視線已經只剩下你放大的臉。

〝你...〞他似乎嚇了一跳,沒想到你會有這種反應。

〝格瑞。〞

〝我知道你很厲害,但你發燒了,就別逞強了,至少在我面前不用這樣,現在你好好的休息......好嗎?〞

你直直地望進格瑞的眼底,如此真誠的視線讓他瞬間失了神。

〝好。〞格瑞將視線撇開,不再看你,卻暴露了他泛紅的耳尖。

你輕笑了聲,鬆開了壓制著他的手,起身拿了感冒藥和傷藥給他。

〝用完後放旁邊就好了,乖乖睡覺,我去煮點粥。〞你輕輕的關上了門。

格瑞順從的吃完了藥,躺在床上發呆,腦海裡卻滿滿都是你的身影。

這份感情無法再掩蓋了,格瑞在心裡默默下了決定,閉上了雙眼。

在你端著餐盤上來時,格瑞已經睡了一覺醒來了。

你替他量了溫度,降了很多。

〝吃吧,味道我試過,沒問題的。〞

格瑞拿起粥,慢慢的吃了起來,而你則是去整理散落在地上的書。

整理完書的同時,格瑞也吃完了正在喝牛奶,你把藥箱放上餐盤,想順便把它歸位,卻看見了完全沒動過的藥膏和貼布。

你輕輕的嘆了口氣。

你大概知道格瑞不會去處理傷口,小時候就是這樣了,但長大之後就沒怎麼受傷過,還以為他已經改了,結果沒有。

你放下了餐盤,拿出了藥膏和貼布。

格瑞知道你要做什麼,想起不久前的事,也只好配合的把上衣脫掉,露出被書撞傷的地方。

傷口不深,但仍是流出了血。

你小心翼翼的為他擦上藥,再貼上貼布。過程中你似乎是弄痛了他,但他也沒吭聲,只是默默的忍了下來。

〝好啦,時間不早了,你慢慢休息,我先回去......〞

你剛轉身邁出一步,便感覺手腕被抓住了。

〝?〞

〝...別走。〞格瑞低著頭,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格瑞?〞你走近他,坐在床邊,他仍然沒放開你的手。

似乎是下定了決心,格瑞抬起頭直視你的眼睛。

〝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喔,喜歡了很久》《閉上眼睛》《啾》《//////》

→之後你們每天牽手上學,金看了覺得這是代表好朋友的意思,也跟著牽了起來。





>雷獅

〝雷獅!不準睡覺,給我起來!〞

這節課的老師非常嚴格,任何人都不敢在他的課上睡覺或是做別的事情,即便是雷獅也會不情願的做做樣子。

——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直接趴在桌上睡。

〝雷獅,醒醒。〞你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沒有反應。

〝雷獅...〞你看了看台上歇斯底里的老師,稍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終於,雷獅頭抬了起來,但你卻發現他臉上泛著不自然的紅,似乎還輕喘著氣。

〝雷shi...〞他對你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給我出去罰站!〞說完老師把手上的粉筆朝雷獅扔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臉上。

〝嘖。〞雷獅起身,有些搖晃的走出了教室。

你覺得很不對勁,之前老師也不是沒拿過粉筆丟雷獅,但他不是拿其他東西擋下就是躲開,但是這次卻被打中了。

你心裡有點慌,距離下課時間還有十分鐘,但你再也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前面,手不自覺握緊了衣角,希望時間快點過去。

噹—噹—

下課了。

待台上的老師走出去,班上幾乎所有人都直接趴睡了,只有你以自己也難以想像的速度衝出教室,去查看雷獅的狀況。

〝雷獅?!〞

雷獅昏倒在地上粗喘著氣,汗水浸濕了大半的制服,臉上的神情看起來非常痛苦。

〝雷獅!還好嗎?我帶你去保健室。〞

〝......〞

你使力略為勉強的橫抱起了雷獅,快步邁向保健室。

in 保健室

〝吃完藥後再休息幾節課應該就會好了,不用太擔心。〞

保健老師是一個很好的人,由於雷獅經常打架受傷,也常常翹課,可以說是幾乎三天來報到一次,時間久了,保健老師也就習慣幫他保留一個床位。

而做為回報,雷獅也會幫老師跑個腿之類的。

〝謝謝您。〞

〝這點小事不算什麼,雷獅他也幫了我不少忙。〞

保健老師把藥放在旁邊的櫃子上後,就知趣的離開了。

你小心的叫醒了雷獅,讓他靠在床板上。

〝雷獅,吃藥了。〞你坐在床邊一手拿著藥一手拿著溫開水。

〝我不要吃。〞雷獅撇過頭。

你看著他這種撒嬌一般的行為覺得好笑。

〝不吃的話會很不舒服喔。〞

〝不吃。〞

〝不然我們談個條件。〞

〝什麼?〞

〝如果你乖乖把藥吃下去,我就答應你一件我能做到的事。〞

他立刻就把頭轉了過來。

〝藥給我。〞

你忍不住臉上的笑,摸了摸他的頭,他難得的沒有反抗,或許是因為發燒的關係吧。

你把藥遞給雷獅,他一口就把所有的藥吃了下去,然後喝完了溫開水。

〝先睡吧。〞

〝喔。〞在藥效發作的影響下,雷獅也不得不乖乖睡覺。

看著他逐漸和緩的神情,你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了。

經過一番勞動的你突然覺得有些疲倦,便趴在床邊休息。

體質強健的雷獅醒的很快,看見趴在床邊休息的你,伸手輕輕的把你攬到床上,抱在懷中。

〝說好的可不能反悔喔,我要你

——做我夫人。〞

《醒來後你嚇了一大跳》《雷獅我們什麼時候回家的???》《秘密》

→其實是他把你抱回去的,順便宣示主權。






時隔半年多,我再次拿起筆寫這篇文

只是因為某個我蠻喜歡的大大

@命索达瓦阿

明明我很久沒寫文,卻不知為何關注了我

想了一下,決定稍微回報一下?

以後不一定會再寫,可能畫(塗鴉)會放比較多

取關隨意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