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短篇 依賴(cp 藥研藤四郎X女審神者)

※自設女審神者注意

※角色可能寫崩注意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____________________以下正文


「唉…藥研,麻煩你把這個拿去給主上吧。」


燭台切的語氣裡透著滿滿的擔心,藥研接過他手上的餐盤。


從現世回來的大將,不出來吃飯的事情,已經持續一個月了...


雖然審神者該做的事都有完成,但大家總覺得不對勁,讓我多陪陪大將。


即使是身為近侍的我,也沒有問出原因,每次問,每次都被閃了過去。


今天一定要問出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藥研邊走邊想著,不知不覺到了少女的房前。


藥研敲敲門。


「進來。」幽幽的女聲傳了出來。


得到準許後,藥研輕輕的拉開門,然後闔上。


少女依舊坐在那裡,看著藹藹的白雪將大地染白,些許的雪落在了少女的髮上,而後化為淨水,從髮絲滴下。


藥研把餐盤放在房裡,坐到少女身旁。


「大將...怎麼了呢?」藥研重複了這一個月來的問句。


「再這樣下去似乎是不是不行呢…...進去說吧。」少女小聲的自言自語後,拉著藥研走進屋內。


兩人面對面的坐著,誰都沒有出聲。


門外的雪從樹枝上掉落的聲響已不知聽了幾次,就在藥研要向前察看少女是否睡著了時,自己的身軀被纖細的臂膀摟了過去。


「大將?」藥研想抬頭看少女,卻被壓在懷裡。


少女沒有回應,只是把力道增大,藥研有點難受,卻也發現少女正顫抖著。


「沒事了。」藥研在他的活動範圍內輕拍著少女的背,一會兒後,明顯感覺到力道放鬆了。


少女把藥研扶正,盯著他淡紫色的雙眼。

「藥研,我...真的那麼讓人厭惡嗎?」


大將...別那麼悲觀啊。


雖然本丸的刀劍都知道少女和家人關係並不是太好,沒想到已經變得這麼嚴重。


「沒有這種事,本丸的大家都很喜歡大將,我可以保證。」藥研隱隱察覺少女的哭腔,堅定的望著少女。


「是嗎…」

很輕很輕的聲音劃過空氣,而後消散。


「哭出來會比較舒服的,別人或許不行,但你可以依賴我的,痕。」藥研溫柔的在少女身邊低語著。

「試試不要再總把別人放第一位,任性一些如何?」


少女一聽見這些話便〝哇~〞的哭出來,似乎想把從小到大的委屈一次發洩。


藥研讓總是壓抑自己情緒的少女靠在自己懷中。


這天,孤軍奮戰的少女,得到了救贖,明白了能有可以依賴的人是多麼幸福。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