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依賴番外 下(cp 藥研藤四郎X女審神者)

※自設女審神者注意

※角色可能寫崩注意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______________________以下正文




本丸中雖然使用現代化設備,但復古的設施也有所保留。

例如她眼前的水井。

大家泡茶時還是會使用這裡的水,燭台切向少女解釋,因為是山泉水,泡出來的茶會更好喝。

剛剛摘的櫻花已經處理好放在房間,水...拿回去會弄濕地板的吧,燭台切在出征廚房不會有人,那就直接去那裡做好了。

少女順著兒時記憶撈起了一桶清澈的水,映著天藍和雲朵,水面飄著一些花瓣,風吹過時產生的漣漪讓水中的天空波動起來,而後又趨於平靜。

這就是幼時喜歡看水的原因嗎?確實很美呢。

由於少女看得過於專注,沒發現身後有人看著這一切。

欣賞完水面的景緻,少女把水桶放在廚房的地上,在回去房間的路上遇見了次郎。

「主殿要做什麼事嗎?」次郎依舊穿著華麗的服飾,微笑的看著少女。

「回去房間拿個東西。」

「哈哈,是要送給藥研的嗎?」次郎舉起寬大的袖子遮住嘴,眼神中透著濃厚的興趣。

「那時的人影果然是你。」

少女並沒有看見藥研,只有看見背對他們的人影晃悠離去,但依據頭上的髮飾判斷,她能肯定那是次郎。

「哎呀呀,被發現了,不過主殿還是快去忙吧,禮物還沒完成不是嗎?」次郎指著偏西的太陽。

「好,下次再聊。」 少女仰頭看了下天空後,和次郎擦肩而過。

看著少女離去的背影,次郎在心裡想著。

主殿別在和其他刀劍混在一塊兒啦,藥研非常消沉呢...

剛剛還難得的跟我要了酒。

次郎想起剛剛遇見藥研時,原本明亮的紫藤色雙瞳暗淡了些,果然是因為主殿的渾然不覺啊。



「宗三,是這樣做嗎?」少女將櫻花花瓣倒入酒精中。

「嗯,主上為何找我做這個...?」宗三無奈的和少女將剩下的花瓣做成點心。

他完全不了解怎麼少女找他時他都是有空的,加上他從沒說過他會什麼不會什麼,她卻像是都知道了一樣。

「因為你看起來很擅長,人也很和善。」

每次看見宗三時,他總是病懨懨的樣子,當我以為他是不舒服而前去關切時,碰巧得知了宗三只被當成裝飾品卻從不被使用的過去。

他的哥哥,江雪並不喜歡殺謬,因此我沒讓江雪出征,而宗三和小夜渴望出征,所以只安排他們出征。

因為宗三身為打刀,和太刀組隊時很難拿到譽,等級也就偏低,而小夜在短刀中是很優秀的一群,所以沒有這個問題。

為了讓本丸的刀劍們維持差不多的等級,能鏈結時也盡量找江雪和宗三,或是邀請他們進行手合,或是做其他事情,他們也沒表現出任何不滿的樣子,我想或許他們兄弟都是和善的人。

「這真是令人驚訝的回答。」宗三退去無奈的表情,微微的笑了起來。

第一次有人對我說這種話,而且,要不是我真的會,她又要怎麼辦呢?

自從向她訴說我的過去之後,便很常找我和江雪手合,其他女孩子的事情也會找我,而自己竟然完全不會不高興。

不明白自己內心的轉變,於是我開口尋問為何她要這麼做,得到的答案卻是。

〝抱歉呢,之前我沒注意到你渴望被別人需要的心情,所以現在讓我補償吧。〞

原來渴望被人使用和渴望被人需要其實是一樣的嗎?以前身為刀只知道自己沒有被使用,現在擁有了人類的感情後,才真正明白被需要的感受。

「宗三比以前有精神多了。」少女把做好的甜點放在餐廳,讓刀劍們取用。

「嗯。」因為,這次的主人是你。宗三加了些水進鍋子,再蓋上蓋子再關掉瓦斯,放在桌上自然冷卻。



櫻花香水冷卻好後,少女把它裝在從現世帶來的空香水瓶中。

「完成了。」精美的鍛帶在瓶頸打了個工整的蝴蝶結,再將瓶身擦拭乾淨,放進紙袋裡。

「藥研在哪裡呢?」少女提著紙袋在本丸中走來走去,問了幾把碰見的刀,卻都沒看見藥研。

還是說在房間裡?

少女站在房門前,敲了敲門。

另一邊沒有任何回應。

她直接拉開了門,看見藥研坐在牆邊。

「唔...」

走進一看,藥研臉色漲紅,冷汗從姣好的面容滑下浸濕了襯衫,伏貼在他白皙的皮膚上,少女的手覆上他的額頭,溫度非常的燙。

做了那時被火燒的夢?雖然那場大火對藥研的影響不大,卻還是夢到了......要快點叫醒他。

「藥研,藥研。」少女把紙袋放在地上,希望像之前叫醒一期一振時一樣搖了搖藥研的肩,卻完全沒有反應。

少女只能先讓藥研躺下, 將他的白大掛和領帶脫下褶好放在一旁,接著在額頭放上冰毛巾,坐在旁邊。

附喪神和審神者之間有透明的絲線連結,只要執念夠強,就可以進入對方的意識,知曉這一點的少女,便盡量想著關於藥研的事。

少女很喜歡看別人的睡臉,那是人最沒有防備的時候,也是能看見人最真實的一面的時候。

看著熟睡的人會讓她產生安心感,現在則否。

不安的情緒佔了少女一部分的思考,思緒沒辦法集中的她決定起身去找最年長的三日月尋求幫助,卻剛好踢到了空酒瓶。

哐啷。

這是,次郎的酒瓶?

少女凝視著酒瓶上寫著次郎的紙,再次坐了下來,看著藥研的面容。

發現疑點後,她不安的心情像是被拋到天邊,非常專住的思考起來。

藥研只會在應酬或消沉時才會喝酒,今天並沒有應酬,所以,發生了什麼事嗎?

今天從午餐後就沒看到藥研,次郎也沒和我閒家話常,反而叫我快點去忙......或許次郎知道藥研發生什麼事變得很消沉,於是給了他酒,然後希望我快點去找藥研?

當時忙著完成給藥研的禮物,完全沒想這麼多。

不過有什麼事可以讓藥研消沉成這樣呢?

知道執念已經足夠的少女握住了藥研的手傳送靈力給他,然後閉上眼,進入了藥研的意識中。

藥研,快醒來吧。




夢裡,一望無際的大火淹沒了藥研的視線,灼熱的溫度令人難以忍受,一步步的侵蝕著他的理智。

身邊沒有任何人,樑柱不斷的掉落,然而我卻像是被鎖鏈困住般無法移動一絲一毫,就這麼看著本體被埋在了深處。

雖然火幾乎沒有奪走我的記憶,但部分還是被置換成這場大火了吧…

之前一期哥也夢見了這場大火,那時的大將搖醒了一期哥,他身體的異樣才消停。

不知道大將有沒有發現現在這個樣子的我呢…嗯?

藥研感覺到一股冰涼從手心傳來。

舉起手一看,有一隻纖細的手堅定的握著他。

順著手看過去,是一位帶著面紗遮住臉的少女。

「大將?」

「我帶你去出口。」少女沒有否認,拉著藥研離開樑柱正在掉落的地方,踏過大火蔓延的走廊,走過慘遭火吻的樹木,來到清澈見底的溪流。

少女晃動的長髮和背影深深的吸引住了藥研,四周燃燒的聲音彷彿被丟去非常遙遠的地方,是那麼的安靜。

嘩啦!

少女拉著藥研走進了溪流中,沁涼的溪水浸濕了他們的衣服。

「好多了?」藥研的身體也變得冰涼,灼熱不再。

「好多了,謝謝大將。」

「你該回去了。」

少女將自己面紗摘下,但藥研卻看不清楚她的臉,四周景色慢慢的暗了下來。



「嗯…」毛巾掉了下來,藥研閉著眼坐起身,用手扶著頭。

「藥研,你還好嗎?」少女湊到藥研身邊察看狀況。

臉已經不紅了,體溫也很正常,看來那個方法是有用的呢。

「...好痛。」夢中的大將殘留在藥研的記憶裡,被她握住的手隱隱發熱。

呵,沒想到我的感情已經變得這麼強烈,強烈到快要壓抑不住了,單單知道她在本丸的第一次的微笑不是對自己,心就開始刺痛,像是要被撕裂。

「?」少女聽不見,又靠的更近了些。

庭院的櫻花不斷落下,衣服的摩擦聲在寂靜的房間裡變得異常清楚,藥研緊緊抱住了少女。

「藥研,你的夢...」對於藥研的擁抱少女並不陌生,只是和平常的感覺不同,他手上的熱度透過手套傳到了她的肩上。

「夢裡出現的是大將沒錯吧。」

藥研的聲音也和平時有點不同,是多了些悲傷?但看不見表情不能確定...

「嗯。」少女聽見藥研這麼肯定的語氣,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是什麼事讓你這麼消沉?」

「大將…」

藥研收緊了手臂,讓她的臉埋在自己的胸口。

「真正讓我痛苦的並不是過去的那場大火,而是大將啊。」

「你不知道嗎?從兩年前開始,我渴望的事已經不止於讓你依賴我了。」

「每次在你身邊時總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想碰觸你的欲望越來越強烈,但我也只能想辦法壓抑住這份感情。」

「我希望你在意的人只有我,眼中只有我一個人。」

「看見你第一次的笑容不是對我,心裡的痛幾乎要把我的理智剝奪殆盡。」

「我喜歡你,所以好好的看著我,對我笑吧。」

藥研低沉好聽的嗓音在酒精的影響下變得有些沙啞,他的心跳聲毫無阻礙的傳進了她的耳中,令少女的心跳也跟著不自覺的加快。

對不起。

聽完這些話,我只想到道歉,因為我遲鈍的情感讓藥研痛苦了這麼久。

能再次擁有這些表情,也都是多虧了藥研。

滴在臉上的溫熱淚水打斷了我的思考。

藥研哭了呢...要好好的告訴他才行。

少女掙開他的懷抱,溫柔的用袖子擦掉他的淚水。

「笨蛋。」她敲了藥研的頭。

「欸?」沒料到會有這樣的反應,藥研愣住了。

「是因為想到你才會笑的啊。」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絕對不會是別人,因為...

「我對你的感情也不再止於依賴了。」

「我也喜歡你,藥研。」少女說完話後,傾身吻了藥研。

如蜻蜓點水般的吻讓藥研回了神,似乎是酒醒了,被遮住的臉從手的縫隙中依舊可以看見逐漸變紅的雙頰。

「痕,你...」

「我覺得這三年來我似乎都在麻煩你,所以我想要送你一個禮物。」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笑的,但今天我都在準備給你的禮物。」

「謝謝你,讓我依賴了這麼久,對不起,讓藥研痛苦了這麼久。」少女把紙袋遞給藥研。

藥研閉著眼細數著少女的事蹟。

「痕一直都在幫我啊,只是自己沒自覺罷了,例如你一直偷偷的把最好的刀裝給我,或是我需要的任何東西,當晚都會出現在房間裡......」

「別說了。」越聽越難為情的少女遮住藥研的臉,明顯的緋紅佈滿了她的臉。

藥研笑笑的拿下她的手,一睜眼,她的笑容映在他的眼中。

「你笑了。」聽見了少女的告白也知道她的笑容都是因為自己,藥研看起來舒心了許多,接過紙袋,拿出少女一整天的心血。

我喜歡花香的事應該是問一期哥的吧,不過對現在的我來說,痕是問誰也都沒關係了。

「那都是為了你喔,因為我的心早就已經被你偷走了。」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好像把很多刀劍莫名的扯進來......

刀劍和審神者間有連結那部分是自己亂想的

女審神者個性設定好了,是個順心而為(所以才會主動親藥研),會做好該做的事,但因為沒什麼表情加上感情缺陷所以讓人覺得冷淡,的人

等我的畫可以見人時會好好介紹她的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