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如何讓太郎變成自己的爸爸

※自設嬸嬸注意

※ooc可能注意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又名你看我又多了一個靠山

※腦洞文

※嬸嬸比藥研強勢一點

 

 

以下正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鍛刀房。

 

嗯?

 

藥研今天怎麼沒有動作?

 

太郎太刀......真的蠻高大的。

 

看完名字的少女抬頭觀察他的臉,然後就愣住了。

 

是不是...被我嚇到了?

 

眼前站著一個愣住的少女和驚訝的短刀,太郎也只想到這個原因,因此感到有點沮喪。

 

「咳。」他嘗試用比較溫和的嗓音介紹「喔呀,竟然被塵世呼喚了。我是太郎太刀。照理來說不是能給人使用的實戰刀。」

 

說完後他低頭看著面前兩人的反應。

 

少女還在走神,只是淚水撲簌簌的落了下來,短刀也被少女的哭嚇到了,急忙的安撫她,但話卻好像都沒被聽進去似的。

 

還是嚇哭了.....【太郎OAO(外)→TAT(裏)】

 

你知道,一把大太刀錯愕的表情應該也是很可怕的,不過少女才不怕這個勒~

 

 

 

黑髮金瞳,頭幾乎要頂到天花板的身高,畫著紅色的眼妝,塗著金色指甲油的細長手指。

 

一切是那麼的相似。

 

少女的淚水無法控制的落下,就算知道這樣很失禮,她還是沒辦法。

 

「大將!怎麼了?」發現她哭泣的藥研真的嚇.到.了。

 

她日漸開朗的表情讓刀劍們都感到很欣慰,因為少女終於露出像是這年紀該有的笑容,雖然平時還是面無表情,但一看見他們還是會微笑,話也更多了一點點,至少不會冷場。

 

生活在不用壓抑自己的本丸確實讓少女快樂,有貼心的男朋友藥研,像是哥哥的江雪,自願成為配刀的宗三,使命必達的長谷部,廚藝高超的燭台切等。

 

少女覺得現在的生活已經很幸福了,沒想到......

 

少女走去抱住太郎,把臉埋在他寬大的衣服裡。

 

「爸爸...」雖然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可是她一看見太郎,還是忍不住想起被自己害死的父親。

 

太郎和藥研先是錯愕的對看幾秒,藥研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用嘴型說著:麻煩你了。然後就走出去了。

 

嘆了一口氣,太郎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太郎的思路:來到塵世→嚇到人了→被抱住了→被叫爸爸→麻煩你了→完。

 

懷裡的少女仍舊繼續哭泣,太郎想起之前被供奉在神社時看過大人透過摸頭的方式讓小孩停止哭泣,只好試探性的摸了摸少女的頭。

寬大的手掌蓋住了她的頭頂,察覺到這件事的少女仰望著太郎,淚眼汪汪的樣子讓太郎覺得她就像小動物一樣,讓他微微的笑了,而少女看見太郎的微笑後走神了,然後......

 

 

哭的更厲害了。

 

 

「對不起......對不起...」

 

「如果...不是我...您就.....」

 

「......不會死了。」

 

我是不是......被討厭了?

 

少女的舉動讓太郎的微笑和思考都僵在那裡,只剩手還機械式的安撫少女。

 

 

藥研在外面等了許久都不見兩人出來,敲門也沒有回應,索性打開門。

 

大太刀光是站著就已經很給人壓迫感了,更何況加上僵硬的微笑,手還不停的摸著懷中人的頭,少女似乎是哭累了就站著睡著了,手還抓著太郎的衣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能有這麼詭異的景象@@@

 

藥研在心裡吐嘈完後,拍了拍太郎的肩喚回他的意識。

 

太郎顫了一下,低頭看著藥研,一臉懇求的表情像是在說:拜託你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噗哧。

 

藥研很無良的笑了出來,讓太郎更弄不清楚了。第一次看見那種身高和威嚴,著實讓藥研驚訝,但就現在的模樣,不如說是一臉憋屈,而且非常無助。藥研笑夠之後,才伸手輕輕的抱過少女。

 

「跟我來吧!」藥眼看了睡著的少女一眼,心裡不知為何的由衷感到佩服。

 

真不愧是我的大將。

 

碰!

 

聽見一聲巨響,藥研轉頭一看。

 

太郎龐大的身軀蹲在地上,即使面無表情,藥研也知道絕對很痛,不只因為聲音很大,臉上的表情也黑掉了,再說他額頭的那一片紅很張揚的從瀏海的縫隙露出來,還有血涓涓的流下。

 

「還好嗎?」藥研看著大太刀恢復站姿,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然後向他點頭。

 

原來大太刀的弱點是樑柱和大將...嗎?

 

不,怎麼可能。

 

反駁完自己可笑的猜測,少女剛好醒了。

 

「藥...研?我怎麼了?」突然接觸到亮光,少女伸手微微遮住視線。

 

「你哭累了,就那麼站著睡著了,我很擔心呢。」藥研停下腳步,低頭注視著少女。

 

「對不起。」

回想起自己失禮的行為,臉漸漸的紅了起來。

 

「不過,這個角度看大將真新奇呢!」藥研繼續往少女的房間走,心情很愉快的樣子,大概是因為他發現了少女的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的關係吧。

 

嗯哼~藥研沒有比少女高,所以他很喜歡早上叫少女起床的時間,不但可以獨處,還可以不限時間的俯瞰少女。

 

「其實我可以變矮的。」恢復身分後,少女能做的事變得很多。

 

例如天氣熱的時候可以讓整個本丸和庭院像是裝了冷氣一樣涼爽,大家都很喜歡這點,尤其是喜歡玩耍的短刀和不耐熱的宗三。

 

「不了,物以稀為貴。」如果是一直都看得見的話,就沒有愉快的感覺了。

 

然後兩人就在太郎面前自顧自的放閃到房間,雖然太郎也不會被閃到,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閃。

 

 

「真是非常抱歉。」少女對著面前的太郎土下座,他額頭上的傷口已經被少女治好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沒關係。」感覺像是超重低音一樣的嗓音不急不徐的說著。

 

怎麼...連聲音都這麼像...不行,不能再哭了。

 

「唔......我先走了。」少女捂著臉,不管淚水是否從指縫落到了地面,一心只想離開這令她窒息的空間。

 

「大將!」藥研對少女突然的離席感到擔心,對太郎道聲失禮後追了出去。

 

來到她最安心的地方,櫻花樹上,繁盛的粉白色櫻花是良好的遮蔽物,除了藥研,沒有人知道她會在這裡,也因此成了他們約會談心的地方。

 

爸爸,我好想你。

 

對不起,因為我,您死了,珞(少女哥哥)也失去記憶了。

 

我卻在這裡過著舒適的生活。

 

我曾經想自己做個了斷,但是艾絲緹雅阻止了我,說至少要先把珞救回來。

 

現在想想很蠻感謝他的,這大概是我擁有這力量的唯一好處吧。

 

再不回去藥研會擔心的。

 

少女撥開樹枝,跳了下去。

 

「嗚哇!」

 

少女跳下去的瞬間,藥研正好要爬上樹幹,兩人就這麼跌了下去。

「大將?」藥研睜開眼睛,直直對上那略淺於他的紫色雙瞳,少女一手壓在他的胸膛按了幾下,另一隻手的手肘撐住地面,手掌撫上藥研白皙的臉龐。

 

少女沒有回話,只是眼神中帶有的熾熱情感讓藥研的臉紅了起來。

 

「大,大將......」藥研的聲音小如蚊蚋,四肢癱軟無法掙扎,只能看著少女的臉離他越來越近,漸漸的可以聞到她身上沐浴乳的香味,那是他最喜歡的櫻花香,令藥研臉變得更紅了,跟蘋果有得比。

 

「唔...」沒有血腥味,那藥研應該沒有受傷,不過...地板怎麼會軟軟的。

 

少女試探性的按了幾下。

 

「大將?」和藥研的藤色雙瞳只有一點點的距離,少女在那裡看見了自己。

 

藥研真的長得很好看,明明是化為人類的模樣,臉卻像我們吸血鬼一樣白皙。

 

少女撫上藥研的臉頰,意識似乎被一種強烈的情感操控,讓她變得比平時更加直接,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大,大將?」

 

呵呵,紅的像蘋果一樣。

 

 

好想吃掉.......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原本的意識終於脫離了吸血鬼本性的控制,少女和藥研的距離只剩下5公分。

 

少女的瞳孔瞬間放大,往旁邊一倒,昏了過去。

 

 

「主君...還好嗎?」太郎坐在少女的床邊一動也不動,擔心的看著她,就像爸爸一樣,是少女許久未感受到的親情。

 

在少女昏睡的時候,藥研和太郎大略解釋了少女的狀況,終於知道自己沒被討厭的太郎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接受了藥研的請求,然後藥研就躲去自己房間平復躁動的心情。

 

「太郎,真的...非常對不起。」少女的眼淚又不受控制的落下。

 

「沒關係,不過,太郎有一事相求。」聞言,少女抬起頭,盯著太郎的金色雙眼。

 

「什麼事?」

 

「希望主君可以把太郎當成第二位父親。」

 

眼中的淚水模糊了太郎的神情,少女無法得知他是否在開玩笑,但他又是一把非常認真的刀,少女決定先弄清楚情況。

 

「為什麼?」

 

「太郎從藥研那兒知曉了一些主君的過去,希望能幫上忙。」

 

金色的瞳和黑色的和服閃爍著光,是水池反射出的陽光,看起來更像仙人下凡。

 

藥研嗎?果然他會這麼做,雖然很感謝他,不過......

 

「不必勉強。」感覺很像在強迫太郎。

 

「並不勉強。」其實我也想有個女兒。(這是我的惡趣味,別當真。

 

本丸裡除了一期,藥研,槍們,次郎,鶴丸,小狐丸,三日月,數珠丸,江雪和宗三外,都害怕這個刀裡面最高大的太郎(根據在路上遇見時的反應統計。

 

這多少讓太郎有些沮喪,在以為自己嚇哭少女後更是一臉失落的樣子,直到藥研告訴自己事實後才恢復了一把神刀該有的樣子。

 

看著少女愣神的樣子,太郎拭去她的淚水,將他摟進懷裡,像剛見面時少女對他做的,溫柔的抱著她。

 

「痕。」

 

?!

 

「請讓我成為您的父親。」

 

「......」

 

少女沒有回話,讓太郎有點緊張,但他有把握她會答應。

 

爸爸,我可以這麼做嗎?

 

〝可以的,我一直很懊悔沒能保護好你們,現在我只希望你們可以過的開心,而且,他確實很像我。〞

 

「好。」少女抬頭,露出了燦爛笑容。

 

 

 

 

事後小劇場

 

「藥研?」

 

聽到藥研在房間待了一下午,少女前來關心順道謝謝他做的事情,卻看見一大團被子,凸起的地方似乎有個人,碎唸著:藥研藤四郎你這個大變態,痕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如此重複著類似的語句。

 

聽清楚藥研在說什麼後,少女的腦中蹦出了一個捉弄他的念頭,然而她並不記得她在櫻花樹下做了什麼事。

 

少女悄悄的靠近藥研,很乾脆的來了個床咚(?)。

 

「痕?!」被困在被子裡的藥研不假思索的喊了少女的名字。※這不是全名

 

「......」少女故意不回話。

 

「別這樣......」聽見像是求饒的嗓音,少女訝異的掀開被子,意外看見藥研像蘋果紅的臉頰。

 

少女改變姿勢,躺在藥研身邊,兩個人面對面看著,少女狀況外的問著。

 

「怎麼了?」

 

「你不記得下午的事了?」藥研掩面,偷偷的看著少女,沒想到那件事會在剛剛重演。

 

少女皺起眉回想著,卻只記得自己坐在櫻花樹上,跳下樹時撞倒藥研,然後,然後什麼......?

 

那一段記憶變成空白,似乎被人偷走了。

 

「看來是不記得了。」藥研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噗。」看著藥研的反應一下害羞一下放鬆,如同少女漫畫主角的模樣,少女笑了出來。

 

「這不好笑。」藥研不滿的捏著少女的臉頰懲罰,但還是只不住她的笑,最後無奈的抱住她。

 

 

「主君,到用晚膳.......呼,安心睡吧!」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倒底算不算甜文勒?

 

痕不要再欺負藥研了,雖然我在打的時候一直笑(咳咳

 

希望你們喜歡:)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