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短篇 有些東西還是不要知道怎麼用比較好

※自設嬸嬸注意

※ooc可能注意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昨天半夜突然想到ww

※真的蠻短的

※手銬play?

※刀劍們沒見過手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正文

【藥研視角】

 

(大將還沒回來......)

 

已經在走廊等了一小時的藥研開始無聊了起來,視線不知不覺移到了少女的房門。

 

(進去等好了。)

 

身為近侍的藥研雖然很常進去,但也從沒好好的看過她的房間。

 

(果然非常寬敞呢,啊,痛。)

 

藥研用力的撞上櫃子,放在邊緣的箱掉了下來。

 

砰!

 

(糟糕,撞倒東西了,要快點撿回去。)

 

藥研把東西幾乎都放回箱子後,四處望著是否有沒看見的,便發現一個掉在遠處。

 

「咦?這是什麼東西?」藥研撿起了一個鐵製物品,由一條鐵鏈連接著兩個鐵環組成。

 

(嗯......這到底是什麼?)

 

藥研端倪了許久仍未想出是什麼東西。

 

「你很好奇嗎?」剛拉開門的艾絲緹雅看見了拿著鐵製物品的藥研,壞笑的走近他。

 

「嗯。」

 

「那我示範給你看吧!但是先不能看。」艾絲緹雅解下了藥研的領帶矇住他的眼睛,然後接過了鐵製物品,把藥研抱到了床上。

 

(這是床?)

 

艾絲緹雅抓起藥研的手舉到頭頂,接著用鐵製物品扣上他的雙手。

 

(手腕冰冰的,嘛,畢竟是鐵,但怎麼覺得有點不安?)

 

「之後等痕來就好了,我先去處理別的事情。」艾絲緹雅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熄滅了燭火,睡覺去了。

 

 

(一直躺著怕我會睡著啊,先坐起來吧。)

 

想起身的藥研發現自己的手被鐵製物品拉住了,也不能拉下遮住雙眼的領帶,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艾絲緹雅沒有弄錯吧?)

 

藥研慌張的扯著鐵製物品,手腕也被割出傷口流下了血。

 

掙扎了一會後,藥研冷靜了下來。

 

(只好等大將來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嬸嬸視角】

 

 

(艾絲緹雅走的真快,或許是累了吧。)

 

痕走進本丸的大門,一片寂靜。

 

(大家都睡了呢。)

 

在走回房間的路上,痕停了下來。

 

(啊,和一期一振約好了要去他弟弟們的房間看看有沒有人踢被子。)

 

痕確認過完藤四郎們的房間。

 

(藥研不在呢?是睡不著出去走走嗎?)

 

最後到了一期一振的房裡,在桌上的紙打了勾,走到了庭院的櫻花樹下,發現上面並沒有藥研的身影。

 

(藥研應該只是出去走走吧。)

 

在本丸的四處都找不到藥研,只好先走回自己的房間。

 

(艾絲緹雅應該已經睡了吧,還是小聲一點。)

 

痕小心的把資料放在桌上,換上寢衣,束好頭髮後坐上了床,過程中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為什麼有血的味道?)

 

「大將?」

 

(嗯?一天沒見到藥研幻聽了嗎,還是快睡吧。)

 

在找被子時,痕摸到了像是皮膚的觸感。

 

(有人?還是幻覺?)

 

「是誰?」

 

「大將是我。」

 

(不是幻聽?)

 

痕點亮了床頭的燭火,發現自己的手正放在藥研的大腿上,立刻收回了手,臉微微熱了起來,被摸的藥研也是同樣的反應。

 

視線往上,藥研的眼睛被領帶矇住,痕便拆下了領帶,看見藥研的眼睛有點濕潤且帶著一絲恐懼,加上因領帶被扯開而露出的鎖骨,再搭上臉紅的表情,非常誘人犯罪。

 

(這裡血的味道更濃了,我還是別看藥研吧,不然......

 

痕轉身背對了藥研。

 

「藥研你怎麼了?」

 

「我不小心撞倒了大將的箱子,看見有個我沒看過的物品,艾絲緹雅說要示範給我看,然後我的手就被環住了,現在沒辦法移動,抱歉。」藥研示意性的扯了扯鐵製物品,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叮鈴。

 

聽見鐵碰撞的聲音,痕一愣,手立刻撐著床往藥研的手看去,發現了床頭的鐵製物品。

 

(手銬?原來是這樣,艾絲緹雅只要看到刑具就會變成另一個人呢,記得鑰匙放在抽屜裡。)

 

「等我一下。」藥研看著痕走向書桌,拉開抽屜拿出了銀色的鑰匙,再走回床邊解開了手銬,扶起正在發呆的藥研靠著床頭,並理了理他的有些濕掉的襯衫。

 

血的味道讓痕精神有些恍惚,本能似的抬起藥研流血的手腕,舔了下去。

 

「痛。」

 

(啊,我在...做什麼呢?)

 

聽見藥研的叫聲,痕醒了過來,看著眼前藥研受傷的手和口中甘甜的味道,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瞬間鬆開了手。

 

「對不起,很害怕吧?」

 

「因為是你,所以不會。」藥研露出讓人安心的笑容。

 

「不過大將,這個到底是做什麼的啊?」藥研拿起手銬晃啊晃。

 

「......有些東西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可是我很在意。」

 

「早點回房間睡吧。」

 

察覺痕的難言之隱,藥研便不再過問,相對的提出了條件。

 

「不過這麼晚了,走回房間也會吵到其他人,不如就在大將房間睡吧。」

 

「......」痕無言的看著躺下的藥研,嘆了口氣把手銬收進櫃子,拿出繃帶包起了藥研受傷的手腕後,才躺在藥研身旁。

 

藥研便抱住了痕,懷中溫暖的感覺沖走了所有恐懼。

 

「大將晚安。」

 

「晚安。」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