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 掃墓 1

※自設嬸嬸注意
※可能ooc注意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有血腥描寫

以下正文_____________________



「藥研,我要出去幾天,本丸先拜託你了。」少女把從衣櫃拿出的衣服摺好,整齊的放在行李箱中。

「嗯?大將要去哪?」藥研放下手上的醫書,困惑的看著少女。

藥研只知道少女的父親不在了,哥哥似乎也發生了意外,其他的事情則未曾聽少女說過。現在去的是什麼地方也無法推測,萬一少女出了什麼事,藥研一定會非常自責自己沒有跟著她一起去。

「你記得八月八日是什麼節日嗎?」少女走到屏風後面換了衣服試試合不和身,和平常在本丸穿的T恤長褲不同,而是帶點學院風格的制服,上面還繡著特殊的銀色圖騰。

「好像是父親節的樣子。」之前藥研在寫日曆的時候,看見了不少過去沒有的節日,像是萬聖節,聖誕節等。

一一詢問過少女後,提出了〝如果到了這些節日,便在本丸舉辦相應的活動〞的提案,此後,刀劍們的生活又多了一些色彩。

「所以我要去掃墓,今天半夜出發,你想一起去嗎?」最後少女把父親送的玩偶放入行李箱,蓋上。

「......當然。」但這不是拐彎抹角的去見家長嗎?!

想到這點的藥研臉不知不覺的有些微熱,瞄了一眼對面的人,她臉上只有自然的笑,完全沒有害羞的影子。

「西方人果然比較開放呢。」藥研小聲的說著。

「所以覺得東方人很有趣啊。」即使他講得非常小聲,但少女身為非人類,當然還是聽得到。

「這些給你,另外,最好帶幾個刀裝。」少女遞給藥研一套和少女同款的制服和一個行李箱。

此時藥研才注意到鮮少露出腿的少女穿了短裙,白皙的大腿在他面前展露無遺,讓藥研不自覺的吞了口水。

結果嗆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

「還好嗎?」少女輕輕的拍拍他的背,藥研在她碰到自己時還抖了一下,看見這種可愛的反應,少女臉上的笑容變得燦爛了些。

「沒,沒事的。」少女用衛生紙擦掉藥研因咳嗽而噴出的口水。

「那麼該去吃晚餐了。」

「嗯。」

拉開門,看見燭台切正朝這裡走來。

「喔,主上,正打算來通知你們可以吃晚飯了,可以幫我叫一下左文字一家嗎?甜點還沒弄好......唉真是不帥氣。」燭台切撥了撥頭髮。

「好,另外,這種小事不會讓你變不帥氣。」少女拍拍燭台切的肩。

「謝謝主上。」

「宗三,你想跟我出去嗎?加上藥研和艾絲緹雅。」
少女看著窩在被子裡的宗三,正忍著不要太快笑出來。

「這樣好嗎?讓籠中鳥出來......開玩笑的。」宗三拉開了被子,站了起來。

「呵,這個玩笑你還真愛開。」這句話少女聽了不下百次,卻還是覺得很好笑。

「......政府設定語音我有什麼辦法。」宗三為了掩飾自己害羞的樣子,輕輕的捏了少女的臉頰。

「半夜出發喔。」

「明白了。」

「然後可以去吃飯了。」

「嗯。」

「小夜和江雪殿呢?」藥研去了他們各自的房間看,卻沒看見人影。

「小夜去找歌仙了,我也沒看到江雪。」宗三擺手表示不清楚。

「那你先去吃飯?」

「不用,我有種不祥的感覺。」宗三和藥研互相對看了一眼,再看著我。

「在頌經房。」少女閉上眼,然後再睜開,說出了江雪所在之處。

頌經房可以說是專門給江雪和數珠丸使用的,因為其他刀劍都沒什麼興趣,少女則會在有煩惱的時候坐在門外,一邊聽頌經聲,一邊整理思緒。

江雪在一片黑暗中漫無目的的走著,沒有流動的空氣中充滿著濃厚的鐵鏽味,彷彿能將人吞噬似的消磨他的理智,他很清楚再待下去遲早會變得瘋狂,卻仍然找不到出口。

啪嘰。

「誰?!」江雪朝著聲音來源看去,看見在黑暗中被照亮的那個區域中的人,平時淡然的瞳孔瞬間放大,雙腳像是有自我意識的飛奔過去。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他的手顫抖的伸向面前蒼白的臉龐,昔日的溫熱已被冰冷取代,清澈靈動的雙眼不再睜開,用來束起藍色頭髮的紅繩和短刀落在一旁的地上,延著鮮血的痕跡看過去,是和頭分開的瘦小身軀,身上的繃帶全都被染成鮮紅色,全身遍布著各種傷痕。

「他是被未來的你害死的呦~」一個高亢的女聲在黑暗中迴盪,無法辨別方位。

「胡說!」

「嘛,還沒結束呢~」

啪嘰。

一個高瘦的男人仰倒在地,雙手被麻繩緊緊束縛在身後,粉色的和服被扒開,紅點幾乎覆蓋了所有皮膚,胸前還插著自己斷裂的本體,對準心臟,粉色的髮絲凌亂的散落在地面,頭髮和頭髮間的縫隙被鮮血入侵,猶如一隻血鳳凰。

這是幻覺吧,主上非常強大,不會發生這些事的,不會的......

「嘻嘻,再來看看其他人吧~」

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

本丸的刀劍一把接著一把以不同的死法倒在江雪面前,刀劍之間有一條以血鋪成的道路,似乎在指引江雪前進的方向。

太郎,一期,燭台切,鶴丸,三日月......

「他們全都是被你害死的喔~真的是非常殘忍啊,竟然對自己的同伴下手後還過的好好的,你這樣還配做神嗎?」高亢的嗓音在江雪腦中徘徊,勉強保有的理智幾乎被吞噬殆盡,現在能支撐他的只有還未出現的刀劍和少女。

沒看見藥研和主上......

「他在你腳下啊~」

江雪往下一看,自己的腳正要踩上藥研的手。

「江雪。」

「藥研,你沒事嗎?主上呢?」江雪蹲在藥研面前,扯下自己的衣袖綁在藥研的傷口上止血,再抱起他的身體讓他舒服一些。

「哈......我已經......沒,沒救了....唔...大將......在他咳......手上。」藥研吃力的指著少女所在之處,說完話手便落下了。

還有氣,必須盡快找到主上來治療藥研。

江雪脫下外衣蓋在藥研身上保暖後,直直的往藥研指引的方向奔去。

「等你好久了,快點來殺了我吧!哇哈哈。」一位女性對著江雪張開雙手,知道她是凶手的江雪毫不猶豫的刺了下去。

少女倒在一旁低喘著氣,看著眼前發生的事的雙眼充滿嘲諷。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單純,你看到的刀劍都只是我製造出的幻覺,結果是你還是殺了審神者!一個把你當第二個哥哥對待的審神者!哇哈哈哈哈哈!」

眼前的女性在江雪刺出刀時突然消失,而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被自己的刀貫穿的少女。

「唔......嘩,咳咳咳咳咳......」少女虛弱的一手放在刀背上想把刀抽出卻使不上力,一手則捂住不斷吐出鮮血的嘴。

「嘛,由我來讓你變得更痛苦吧!」那位女性走近少女,用力的把刀從心口下壓到腹部。

少女的臉色非常痛苦,用最後一絲的力量抽出了刀撇到一旁,失去支撐的身體軟綿綿的趴在江雪的胸膛,鮮血依舊不斷的從口中溢出,胸前被貫穿的傷口也不斷的流出艷麗的紅色,幾乎都沾染在江雪的羽織上。

「不...怪.......你。」知道自己剩下不多時間,少女輕輕的在江雪耳邊說著。

「主......上......」江雪的雙腳像是被抽出力量一般,
手放開了刀,抱著少女硬生生的跪了下去。

叩叩。

「江雪,你在裡面嗎?」少女敲了敲門,卻沒有任何回應。

唰!

一把刀從門後刺出來,正對著少女的心臟。

「大將!」藥研及時的把少女拉到自己懷裡。

刀在刺出一半時似乎被誰硬生生壓下去,宗三乾脆的抽出了刀,是江雪的。

「開門了喔。」宗三輕輕的拉開門,卻看見了十分尷尬的場景。

「唔。」

江雪撐著頭從地上爬起,只見他衣衫不整,外衣和腰帶都被脫下了,在看到一旁的血跡和他身上的傷口之前,門口的兩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嗶—〞的事後。

「江雪,發生什麼事了?」想法純潔的少女蹲在江雪身旁,協助他穿好衣服。

「主上......」剛剛看到的幻覺還在江雪腦中徘徊,看見面前平安無事的少女,忍不住抱緊了她。

「沒事了,沒事了。」少女像是什麼都知道般,很快的反應過來。

藥研和宗三已經很識相的關上門出去了。

「江雪,看著我。」少女抬起江雪的臉,對視之後兩人都倒向一旁。

「主上?!」江雪坐起身,再次到了一片黑暗的空間,內心的恐懼湧了上來。

「我在這。」少女牽起江雪的手「這裡是你剛看見的幻覺。」

「為什麼?」即使是如此誠心拜佛的江雪,在面前見到至親之人的死去,也無法不為所動。

「不解決的話下次你還是會看見。」少女移開原本看著前方的視線,轉向江雪。

「是......」江雪抱著再看一次總比以後看更多次要好的理由說服自己,但想起那些淒慘的模樣,手不自覺的開始發顫。

「別擔心,這次我在你身邊。」少女站了起來,拍拍有些皺褶的裙子,對江雪微微一笑,然後握緊他的大手,希望能讓他感到安心一點。

「......」江雪也站了起來,心中已不再恐懼,是原本那平靜如水的神態。

「如果不想看就閉上眼,我會引導你。」少女拉著江雪向前邁進。

如同江雪見到的模樣,依序看見小夜,宗三,太郎,一期,燭台切,鶴丸,三日月......

幻覺並沒有影響少女分毫,甚至心跳都在正常的頻率,就像在本丸中一樣,快速的走到了那位女性所在的地點。

少女看著躺在地上偽裝自己的幻覺。

「你是他們的人吧。」仍然閉著眼的江雪不明白少女所說的話,但他不會過問,因為他信任著她。

「沒錯呦~那你想拿我怎麼辦?」女性撤下了所有幻覺,原本的姿態毫不保留的展露出來。

「讓你消失。」少女憑空拿出了弓,那是一把用銀雕刻成桂冠形狀的,專屬於少女的弓。

「呵,這次就讓你吧,明天見~」

箭非常精準的射中了心口,女性的幻影也隨之消失。

「江雪,感覺還好嗎?」宗三把餐點端到江雪面前。

「嗯。」江雪手上還殘留著少女略涼的體溫,他知道少女並非人類,卻不知是何種種族,不過這件事對他來說,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只要她還在,什麼都不是問題。

「大將做了什麼嗎?看起來很累。」藥研看見剛進門的少女疲倦的神情,在少女去換寢衣的空檔,鋪好了少女的棉被。

「睡一下就會好很多的,別擔心。」換好寢衣的少女步伐有些不穩,最後還是倒了下來。

「唉,就是因為大將愛逞強我才擔心,不是說了要好好依賴我嗎?」早猜到會這樣的藥研不慌不忙的接住了少女。

「我要抱著你睡。」她能很直白的說出自己的願望,他說,因為西方人比較開放。

「......好。」明明自己也很想要(?),他卻還是猶豫了一會,臉頰也隨時間紅潤,她說,這是東方人有趣的地方。

藥研橫抱起少女,用極其緩慢的速度走向床鋪。

「呵呵。」懷中的人不斷偷笑著,加深了藥研的緊張感,但路終究會走完的,他到了床邊,動作非常僵硬卻非常溫柔的讓少女躺在床上蓋好被子,然後自己再躺在床的邊邊。

看見這樣子的藥研,少女在心裡竊笑著,一把抱過了毫無防備的他,不鬆不緊的圈在懷中,免得他因為背後柔軟的觸感而睡不好。

「晚安,藥研。」

「晚安,痕。」藥研苦笑著,雖然不會有人看見,但不知為何自己還是覺得有點羞恥。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