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某天,藥研變成小孩了

※自設嬸嬸注意

※ooc可能注意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刀劍有自己的房間

※幼體化

※嬸嬸可以操控風

※鶴一期出沒

 

 

 

以下正文_____________________

 

 

 

 

 

太陽還未完全從地平線升起,本丸尚在沉睡時,少女掀開棉被,坐起身,換上昨晚放在床頭櫃的衣服。看了一眼近侍的房間,確認沒有吵醒他後,不發出聲響的走向浴室,簡單的梳洗後,充滿光澤的金髮鬆鬆的垂在背後,走起路來還會微微的飄動。

 

每個星期五少女都會下廚,讓刀劍們嚐嚐不同風味的西式餐點。

 

嗯?

 

「早上好,主上。」燭台切一看見少女便從椅子上站起,手上拿著食譜,面帶笑容的向她打招呼。

 

明明燭台切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但他還是充滿精神的準備好少女要使用的食材,打算在一旁觀摩料理過程。儘管已經相處了不短的時間,少女仍然想不透驅使他做這件事的是責任或是他本就是個料理控。

 

「早上好。」少女也微微一笑作為回應。

 

途中兩人都沒有說話,但是氣氛並不沉悶,而是飄滿了粉色的櫻花,一想到眾刀吃的開心的模樣,心裡也跟著開心了起來。

 

由於少女熟練的技巧和俐落的刀法,早餐不久後便完成了,和燭台切用餐車推到大廳,再一一放在所有位置上,接著就是叫刀劍們起床了。

 

燭台切拿著少女送的喇叭站在餐廳中央,用他自主訓練過的肺活量吹出和飛機起飛同分貝的交響曲,一旁的少女則是用結界將聲音阻擋在外,才沒有被波及。

 

還是一樣破壞力超強。少女看著紙門一顫一顫的,似乎可以看見一些裂紋。

 

「哇啊!燭台切你別吹了!」一拉開門就毫無防備的聽見喇叭聲的鶴丸不禁哀嚎著,身後的大俱俐卻是不為所動,仔細一看可以發現他耳裡的耳塞。

 

燭台切似乎沒有聽見,仍繼續吹著,音量甚至越來越大,鶴丸便難受的跪了下去。見狀,少女快步的走到鶴丸身邊,過大的音量使他非常頭痛,待在結界裡後才好了一些。

 

沒有看見......藥研。

 

感覺到陸續前往餐廳的刀劍們的氣息,燭台切停止吹奏喇叭,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不久大家都入坐了,只有少女身旁的位置是空的。

 

去看看好了。

 

心不在焉的用完餐後,燭台切和太鼓鐘硬拉著鶴丸幫忙洗碗,讓少女去送餐給藥研。

 

 

 

 

叩叩。

 

還在睡嗎?

 

近侍和少女的房間都有佈下隔音結界,所以藥研才沒有被波及。

 

門後穿來了衣服的摩擦聲,然後門緩緩被拉開了細細的一條縫,淡紫色的水汪汪大眼透過縫隙望出來,直直盯著少女。

 

「媽媽?」他疑惑的看著少女。

 

藥......研?氣息都一樣,但怎麼變成小孩了?

 

小手似乎想把門拉到可以過的大小,但是似乎是餓的沒有力氣了,門絲毫沒有動靜。少女空出一隻手輕輕的撥開他的,避免他因為失去支撐物而跌倒,再施力拉開門,才完全見到他的模樣。

 

長襪由於太大而變成了泡泡襪,短褲靠著皮戴掛在腰上搖搖欲墜,寬大的襯衫和白大掛已然變成像巫師袍一樣,原本微長的頭髮也變成了短髮,臉頰粉嫩粉嫩的看起來彈性十足。

 

藥研今天有填出征,我要代替他所以不在,加上藥研的個人原因,那麼給一期一振照顧比較適合,雖然可愛的樣子讓我不太想離開。

 

「跟我來。」少女溫柔的摸著小藥研的頭,讓微風安輔他的緊張後,稍微整理他的衣服,將襯衫弄成像是洋裝一般,拍完照紀念後才一手拉著他一手端著餐盤走去一期的房間。

 

叩叩。

 

「請進。」一期溫和有禮的聲音從門後傳出,小藥研聽見後似乎有些激動。

 

「一期一振,藥研他.....」拉開門,少女還沒說完話便被小藥研的聲音蓋過了。

 

「一期哥~~」藥研掙脫少女的手,開心的撲向正拿著茶杯的一期身上,看見變小的藥研,他的腦袋暫停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翻倒的茶杯在碰到地面前被風吹正,穩穩的站在地上,才沒讓一旁的兄弟燙傷。

 

「這是......藥研?」腦袋恢復運作後的一期拍著有如小天使般待在他的懷裡的藥研的背,發現所有行動都和記憶中的藥研重疊,才困惑的詢問少女。

 

「嗯,那麼麻煩你看著藥研,我去出征。」少女輕輕把餐盤放在一期身旁,看了眼藥研後便走出房間,聽了會門後的嘻鬧聲才真正離去。

 

應該沒事吧。

 

 

 

 

「咦?主上你怎麼在這?」今劍蹦蹦跳跳的靠近然後抱住少女。

 

「藥研出了一些事,所以我代替他。」少女憐愛的摸著今劍的頭,微涼的體溫讓他舒服的不禁用臉頰蹭了蹭。

 

明明才剛修行回來,卻還是這麼努力呢。

 

「該走了。」大俱俐駕著馬經過少女和今劍,仍舊對每把刀都用著冷默的態度,不過少女並不介意,她明白每把刀都有自己的習性,只要不嚴重她都不會干涉。

 

「第一部隊出征!」

 

藥研叫我媽媽的話,會是......

 

坐上馬後,少女思考起小藥研稱呼自己為媽媽的原因,認真的即使要戰鬥了都還沒回神,不過刀劍們並沒有看出來。

 

「發現檢非為使!敵方橫隊陣!」身為隊長的小狐丸準確的報出敵方的陣形。

 

「鶴翼陣!」

 

每週的出征,遠征和內番名單都是刀劍自行填寫的,少女則是視情況進行微調,刀劍的自由度非常的高,出征的人大都是約好的,因此默契十足,面對檢非違使也毫不慌亂,但是在快要擊敗敵隊時......

 

如果真的是那個狀況的話,藥研應該會很不安......

 

「主上,背後!」即便少女一直在遊神,但擊敗面前的敵人還是戳綽綽有餘,不過由於沒有注意四周,再加上忽略了手中刀劍(宗三)的提醒,背後突然出現敵人也無法即時反應。

 

剛擊破敵人的鶴丸看見這幕,雖然用了最高機動飛奔過去,卻仍舊差了幾秒,敵方太刀直直的往少女的背後揮下,鮮紅的血噴灑在接近中的鶴丸臉上。

 

「唔!」少女悶哼一聲,回神後藉力轉身刺出一刀,但沒傷到要害,敵方太刀還想再次攻擊,少女卻來不及抵擋了,眼看刀就要落在眼前,此時另一把太刀從後面刺穿敵方太刀,敵方太刀化為粉塵消失,白衣染血的身影從粉塵中逐漸顯露出來。

 

是鶴丸啊......果然在戰場上不能分心。

 

「主上,還好嗎?」鶴丸把刀收回刀鞘,輕輕的扶著少女。即便他臉和衣服濺到許多血,卻仍有一種淒涼的美。

 

「沒事,你呢?」少女看著同樣染上不少鮮血的鶴丸。

 

「雖說是湊齊了紅與白,總是這樣的話也不足以為奇了吧。被那樣砍還能沒事?」鶴丸懷疑的繞到少女身後察看。

 

「已經回復了。」少女的背上只剩下血跡,傷口已經完好,沒留下任何傷疤。

 

「哎呀!這真是嚇到我了。」鶴丸忍不住好奇心摸了上去,讓少女癢的不禁顫了下。

 

其他刀劍紛紛過來關心時也被這景象嚇了一跳。

 

 

 

 

 

「第一部隊回來了!」

 

那是......一期一振和藥研?

 

「媽媽,嗚哇哇哇哇哇哇~」一看見少女進入本丸,便立刻跑到她的馬旁邊。少女小心的下馬看小藥研發生了什麼事,看向站在旁邊的一期,似乎也不清楚原因。

 

小藥研在少女下馬後立刻就抱緊了她,哭聲漸小,最後就睡著了。

 

看來不會錯了。

 

少女用唯一乾淨的衣角擦去小藥研沾在臉上的血漬。

 

「在您離開不久後,藥研變一直說〝媽媽的氣息不見了〞,說著說著便開始哭泣,怎麼哄都沒有用。」一期敘述著他所知道的經過。

 

對於小藥研莫名的舉動,少女有一個答案。

 

「這是銘印現象。」少女說出了一個對刀劍來說非常陌生的名詞。

 

「請問那是什麼意思?」一期身為小藥研的監護人,理所當然的向少女提問了,只是背後有些黑氣。

 

「你也來手入室吧。」少女溫柔的抱起小藥研,乍看之下確實很像母子。她仍是一臉從容,顯然一期的黑氣對她無用。

 

幫另外五個人手入完,少女便簡單的解釋銘印現象。

 

「大多發生在剛出生的小鴨,牠會把第一個活物當成自己的母親,人們稱此為銘印現象。而現在的藥研就相當於剛出生的付喪神。」
 

「原來如此。」眾刀看著熟睡的小藥研,似乎是感覺到強烈的視線,他翻了個身。

 

「那麼,我先去換衣服。」少女正要把小藥研放到地上時,小藥研的手抓住了她的衣角不讓她走。

 

要是藥研知道自己被我看到裸體應該會羞愧而死吧,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記得......還是別這樣做比較好。

 

如此想著的少女解開扣子脫下了外衣,露出裡面的無袖背心,毫無自覺給眾刀帶來的震撼,平靜的走出了手入室。

 

「主上的身材好好。」某天狗這麼說著,其他三把刀也跟著點頭,大俱俐雖然轉頭不看眾刀,但仍然能看見他通紅的耳朵。

 

「哈哈,不管人還是刀,大一點總是好事。」

 

留下了這些話,眾刀便各自回房,除了一期,鶴丸和小藥研。

 

 

 

 

 

少女換下充滿血漬的衣服,幸好艾絲緹雅在她就任時送了她一種特殊的衣櫃,只要把衣服掛進去,不論多髒多破都會立刻變得像新的一樣,免去很多買或洗衣服的時間。

 

少女在廊上望著庭院的櫻花樹,葉子幾乎都已落下,因此可以清楚的看見樹上的木桌,她和他的秘密基地。粉色和白色交錯的花苞漸漸綻放,是時候要盛開了,就像幾年前少女剛來的那幾天。

 

來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差不多可以開始......

 

原本望著櫻花的視線下移,樹下有一叢滿天星,那是藥研不小心和藥草弄混的,現在已經開花了,白色一點一點的十分可愛。

 

經過本丸大門時剛好看見狐之助走進來。

 

「啊!審神者大人,小的來打擾了。」

 

大概是來解釋的吧。

 

「請進。」少女比了請的手勢,和狐之助並肩前往手入室。

 

 

 

 

 

「?」一開門,少女不禁對眼前的景象感到疑惑。

 

這.....?

 

「啊,主上......」一期看起來非常想解釋,但是被跨坐在自己腰上的小藥研捂住了嘴。

 

鶴丸則是在一旁撇過頭紅著臉,似乎和他脫不了關係。

 

一期蜜色的雙眼帶著水光,頰上有著不可忽視的緋紅,雙手被領帶束縛在胸前,胸口大開,優美的肌肉線條被淋上了丁子油,蜂蜜色的光澤使其看起來十分可口,由於褲頭被打開,讓少女和狐之助可以清楚的看見那裡的凸出物。

 

該說不愧是藥研嗎?這麼小的年紀也能輕鬆壓制一期一振。

 

狐之助驚訝的目瞪口呆,少女好心的將他轉到另一邊,然後拿起手機拍了幾張。

 

「唔唔唔!(請您刪掉!)」

 

不行,這是紀念。少女在心中回答一期。

 

「媽媽你去哪了?」小藥研放開了一期的嘴,開心的跑向少女,在她胸前蹭了蹭。

 

「我只是去換衣服而已喔,為什麼要把他綁起來呢?」少女摸著小藥研柔順的頭,看著一期的眼神有些奇妙。

 

「因為醒來時沒有感覺到媽媽的氣息,那個大哥哥就說一期哥是壞人把媽媽抓走了,所以藥研就把他綁起來了。」小藥研乖乖的敘述著事發經過時,一期不斷的向鶴丸發出求救視線。

 

鶴丸又亂開玩笑了啊,不過沒有違反約定就沒關係。

 

「那既然一期哥沒有做錯事,藥研是不是該和他道歉呢?」少女的視線在一期和鶴丸中徘徊,看著他們的神情,她推測他們之間應該有某種關係。

 

果然是情侶。

 

「一期哥,對不起,我不該把你綁起來。」小藥研很有誠意的向一期鞠躬並道歉,然後便再次回到少女身邊。

 

「好孩子,想跟我一起做午餐嗎?」少女抱起小藥研做為獎勵。

 

「想!」小藥研開心的拍著小手,隨後少女便牽著小藥研離開了。

 

關上門,室內的兩人盯著少女離去的地方無言了一會,才把視線移到對方身上。

 

一個男人正被情慾纏身且雙手被束縛著,另一個男人的情慾也幾乎被撩起,加上兩人對彼此都有好(基)感(情),會發生什麼事各位可想而之。

 

「鶴丸殿請您別衝動!嗯呀......別.....」

 

少女在離開後不久聽見了一期的喊聲,才很滿意的幫他們佈下隔音結界。

 

「媽媽,一期哥和大哥哥在做什麼啊?」小藥研天真無邪的發問。

 

「他們在做心靈的深度交流喔,不可以打擾。」

 

「好~」

 

 

少女帶著抱著狐之助的小藥研來到房間,再喚醒仍是保持目瞪口呆表情的狐之助。

 

「一期一振殿下您.......啊!審神者大人!」狐之助似乎還對剛剛看見的衝擊性畫面耿耿於懷,喃喃了幾句才回過神。

 

「你是來解釋的吧。」

 

「是的,刀劍男士會隨著審神者大人的靈力而產生改變,因此藥研殿下會幼體化是因為時空有些動亂,擾亂了審神者大人的靈力,導致現實也跟著產生改變。」狐之助拿出平板將圖表展示給少女看。

 

「什麼時候會恢復?」

 

「在下並不確定......」狐之助怯怯的低下頭。

 

嗯......真的不行再找艾絲緹雅好了。

 

「沒關係,你可以回去了。」少女順了順狐之助的毛,讓它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合緩了下來。

 

 

 

 

 

準備午餐中。

 

「藥研,可以幫我拿盤子嗎?」正在煎肉的燭台切喚著小藥研。

 

「好。」小藥研似乎很高興自己也能幫上忙,勤快的在廚房中東奔西跑的協助兩位主廚。

 

藥研從小能力就很強呢。

 

少女偷偷的看了幾眼小藥研,或許是因為走來走去的關係,小藥研在協助他們不久後便汗流浹背滿臉通紅。少女暗暗責怪沒想到這點的自己,讓一些涼風圍繞在小藥研的身邊,他臉上的紅潤才降了些。

 

做一些其他的甜點給藥研當獎勵好了。

 

處理完主菜的少女拿了一些烘焙用具和巧克力,等待薑餅人烤好的時間,少女先帶小藥研去餐廳坐著休息,燭台切則是將餐點一一擺放在餐桌上。

 

接著少女用巧克力在烤好的薑餅人畫上小藥研的模樣,在衣服的地方擠滿糖霜,放上盤子後將水果擺上 ,最後再薑餅人四周灑上糖粉和巧克力米就完成了。

 

少女端著點心來到餐廳,一開門便看見小藥研和其他短刀們玩得非常開心的模樣,不禁想起了那五年的美好時光與行蹤不明的哥哥。

 

珞不知道過的好不好......

 

「來吃飯吧。」

 

「好~哇,媽媽這是什麼?」小藥研來到桌前一看到薑餅人便驚呼,吸引了不少刀劍來看。如果加上漫畫效果,小藥研的眼睛就是在發光的樣子。

 

「是藥研薑餅人喔,但是要先吃完主食才能吃。」

 

「謝謝媽媽。」小藥研毫不避諱眾刀視線的在少女少女頰上親了一下。

 

臉上暖暖的?

 

少女伸手一摸,卻摸到了藥研的臉。

 

藥研?!

 

好不容易才把小藥研當成孩子,現在卻混亂起來的少女臉頰泛紅,呆愣了幾秒才繼續用餐,眾刀則是清一色都被閃瞎了。

 

「咳咳,快點吃飯吧。」第二個回復的燭台切咳了幾聲,才喚回大家的意識。

 

用完主食,喜歡甜食的刀臉上洋溢著幸福,對於不喜歡甜食的刀,少女也有另外準備微苦的巧克力蛋糕,讓大家都能吃的開心。

 

午餐在非常和睦的氣氛下結束了。

 

 

 

 

下午,少女帶著小藥研來到手合場,由宗三在一旁顧著避免受傷。

 

「一期一振,你確定沒事嗎?」少女盯著站在對面的一期微微顫抖的雙腳。

 

忘了今天的對手是你,對不起,一期一振。

 

少女為讓鶴丸和一期共處一室的事在心中默默的道歉。

 

「沒事的,請主上不用擔心。」一期輕輕的扶著腰。

 

絕對是在逞強......

 

少女走近一期,向他灌輸靈力讓他舒服些,畢竟對手狀況不好的話也無法好好切磋。

 

「啊,謝謝主上。」一期很喜歡少女的靈力,每次接受她的靈力時,一期總有一種安心且放鬆的感覺。

 

「不謝。」灌輸完靈力,少女回到原本的位置,抽出了刀。

 

「多多指教。」

 

「請多多指教。」

 

兩人眼神對峙了幾秒,一期向前邁出一步,以極快的速度將刀揮向少女的肩膀,少女接下後把一期的刀揮開,再刺向他的心口。

 

一期有些勉強的接下導致重心不穩,但很快的拉開距因此沒被她的利刃砍傷,之後,兩人你一刀我一刀對峙了許久還未分出勝負,不過可看出少女漸漸占了上風。

 

體力的拉鋸戰對人身的一期不利,動作漸漸變得遲緩,少女便乘勝追擊打掉他的刀,再帥氣的攔腰接住要因作用力向後摔的一期。

 

「一期哥好像公主殿下喔~」在一旁看著一切的小藥研笑的很開心。

 

一期一臉囧的看著小藥研,不知做何反應,只好用雙手遮住因感到羞恥而泛紅的臉。

 

噗哧。

 

少女好笑的讓一期站好然後收好一期和自己的刀,蹲在小藥研面前捏了捏他柔嫩的臉頰。

 

「我有說錯什麼嗎?」小藥研轉頭詢問抱著自己的宗三,宗三沒有回答,也只是捏捏他的臉頰。

 

 

 

 

「一期,出來吃飯~」知道內情的燭台切在門外喊著。眾刀都已用餐完畢,只剩房裡正在自我放棄和放空的〝公主殿下〞。

 

「唉,小孩子的話就別太在意了,我把飯放在門口喔。」腳步聲漸漸消失,一期還是縮在被子裡碎碎唸→我竟然像公主身為哥哥的面子都丟光了要怎麼成為弟弟們的榜樣我已經沒臉見其他刀了還是乾脆去向主上請求刀解比較好......(完全沒有斷句。

 

真的是很要面子呢。

 

門外,少女聽見一期的碎唸笑了下,靜悄悄的讓小藥研端著餐盤進去再關上門。

 

「<$#%#@^>β\§—&#@}"'=」(已經聽不懂了。

 

小藥研在黑暗中躡手躡腳的將餐旁放在矮桌,接著走到一期的背後,然後再撲到他的背後摟住他的脖子。

 

「一~期~哥~」

 

「哇啊啊啊啊!」一期被背上突然傳來的重量嚇了一大跳,很沒形象的叫了出來。

 

「不要小看我的夜視能力~!」小藥研笑嘻嘻的拉開一期身上的被子,然後盤坐在他的面前。

 

「別看我,我沒資格當你們的哥哥。」一期拿過被拉開的被子蓋住自己,像個草莓大福。

 

「這種事可不是一期哥說了算,我覺得你有資格就是有。」霸氣的說完後,看見一期也沒有出來的打算,小藥研便霸氣的翹著腳坐在一期草莓大福身上。

 

「藥研,起來一下,我快......不能呼吸了。」狹窄的棉被裡的氧氣很快便幾乎消耗殆盡,一期很快的就投降了,但礙於直接起身會讓小藥研跌倒,只能用他目前的最大音量告知小藥研,希望他有聽見。

 

聞言,小藥研跳了下來,拉開棉被然後......

 

彈一期的額頭。

 

啪!

 

非常的響亮。

 

「一期哥這樣知道錯了嗎?」小藥研居高臨下的看著一期,雖說童顏的樣子沒什麼威嚴,但從眼神中已隱約可見微弱的壓迫感。

 

「是......」第一次這樣被弟弟訓斥的一期腦袋幾乎一片空白,只能回答最基本的單音。

 

「好,那快點吃飯不然肚子會餓餓喔。」用軟綿綿的童音說著童語的小藥研,溫順乖巧的讓人完全不會把剛剛威嚴的模樣和現在的模樣當成同一人。

 

「啊,好的。」看見恢復成天使般的弟弟才讓一期回過神,吃起了明明放了一會卻還是熱騰騰的晚飯。

 

門外。

 

「呵。」少女坐在廊上晃著腳,房內的對話完全聽的一清二楚。

 

果然和你們一起很有趣呢。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原本的藥研,比較容易臉紅。

 

在一旁盯著自己哥哥吃飯的小藥研,漸漸的開始因為體力不支而打瞌睡,一期用完餐後便小心翼翼的抱著他想帶他回房間,沒想到一出門便看見站在櫻樹下的少女。

 

感覺到氣息的少女轉身,不意外的是抱著小藥研的一期。

 

潔白的月光灑在飄動的金色長髮上一閃一閃的,即使穿著略大的襯衫也遮不了那美妙的身體曲線,一雙白長腿更是讓人羨慕,深邃的紫瞳彷彿要將人吸入一般,這非人類的美令一期失了神。

 

「好了?」少女走回廊上,寵愛的看著熟睡的藥研。

 

「......」一期沒有回應,表情呆滯,眼睛也沒有聚焦。

 

啊,剛沒注意不小心就......

 

「一期一振,你還好嗎?是不是太累了?」少女輕輕的拍一期的肩,他才回復成原本彬彬有禮的微笑。

 

「啊......是的,非常感謝。」一期將小藥研轉交給少女後,拿著用完的餐盤往廚房走去。

 

 

 

沙沙沙。

 

「唔......」

 

正在寫公文的少女一聽見小藥研的聲音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起身坐到床邊。

 

「吵醒你了?」少女將小藥研睡亂的頭髮撥到一旁,輕柔的像是在碰處易碎品。

 

「我......想跟...你,一起...睡。」小藥研吃力的睜開眼睛,伸手握住了溫度略低的手放在臉龐。

 

呵呵,即使是那麼可靠的藥研,變成小孩了也會想和人一起睡,感覺好新奇。

 

少女的手朝桌燈揮下,桌燈也隨之熄滅,室內變得一片漆黑,讓小藥研不禁害怕的緊緊抱住了少女。

 

怕黑?

 

「別怕,我就在你身邊。」少女輕拍他的背,卻還是安撫不了懷中顫抖著的小藥研。

 

沒辦法了......希望沒有人剛好經過。

 

 

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

誰能說得清 道路向何方漫延

Where the day flows, only time

日子向何方流逝,唯有時光

And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As your heart chose, only time

又有誰能說得清,當你的心做出選擇,唯有時光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As your heart chose

又有誰能說得清,當你的心做出選擇,你的愛是否真能成長

Only time

唯有時光

And 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

誰能說得清,道路向何方漫延

Where the day flows, only time

日子向何方流逝,唯有時光

 

Who knows? Only time

誰能明瞭?唯有時光

 

 

空靈悅耳的女聲小聲的在房內盤旋,小藥研聽著聽著也漸漸平靜下來,身體完全放鬆後也進入了夢鄉。

 

希望明天能恢復...呢...

 

 

 

「嗯......」少女緩緩睜開眼睛,藥研通紅的臉近在眼前。

「早安,藥研。」

 

「痕......先,先閉上眼睛不要看。」藥研伸手遮住了少女的視線。

 

「好。」隨著逐漸清晰的思緒,少女明白了藥研現在面前的窘境。

 

昨天小藥研所穿的黑色襯衫小洋裝裡面並沒有短褲,只有一期臨時縫出來的內褲,但那只適合小藥研,變回原本的藥研後自然撐破了,因此比少女早起的藥研一直保持真空狀態被她抱在懷中。

 

確定少女閉上眼睛後,藥研幾乎是以光速奔去近侍房更衣,然後再以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姿態出現在少女房間。

 

「可以睜開眼了。」

 

「呵呵。」看見裝沒事的藥研,少女偷偷的笑了一下。

 

「別取笑我了啦........媽媽(小聲)。」藥研將視線偏向一旁。

 

「是是是。」

 

 

 

 

 

這次是變成女生了嗎......真的很有趣呢。

 

 

 

 

 

END.

 

下篇是變女生篇~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