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某天,藥研變成女生了

※自設嬸嬸注意

※可能ooc注意

※這篇嬸嬸男友力MAX注意

※腦洞文,腦洞文,腦洞文

※女體化

※嗯,藥研不是貧乳,因為個人覺得像大哥的話,那裡應該也是大哥風範?

※大概有個r15?

※惡審出沒

※血腥描寫有,看完可能膝蓋會有點痛?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上篇→某天,藥研變成小孩了

 

 

 

 

以下正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的很有趣呢,呵。

 

少女笑容滿面的坐在床上看著想裝沒事的藥研醬,可惜不小的胸部和更加白嫩纖細的長腿已經出賣她了。

 

女性化的藥研黑色頭髮長了些,帥氣中多了些嫵媚,不小的胸圍讓原本男性的深灰色襯衫緊了許多,平坦的小腹微微露了出來,臀部形狀也是非常姣好,短褲下優美的腳部曲線更是誘人。

 

雖然付喪神本來就會比較俊美,也聽過看過其他本丸的刀,不過......和身高還真是意料之外呢。

 

「不會不舒服嗎?」少女盯著那惹人注目的地方。

 

藥研明白少女在指什麼,事實上他自己也覺得有些不方便,但是,思想還是男性的他,面對這麼直白的問句,多少會因為太害羞說不出話而沉默了一會。

 

如果扣最鬆那格的話,藥研應該可以穿。

 

少女走起身走向櫃子,從抽屜拿出內衣往後一丟,藥研看到有東西飛向自己,什麼都沒想便接住了,直到看清自己拿著內衣後,腦袋當機幾秒後才慢半拍的炸紅起來。

 

「會穿嗎?扣最鬆那格。」少女沒有轉頭,仍在衣櫃中翻找著什麼。

 

「......會。」藥研緊緊握著內衣,希望能排解一些害羞的感覺。

 

「還有這些,都是新的不用擔心。」少女又丟了一件襯衫和一條三角內褲給藥研。

 

即使同為女性,在還沒進行身心靈的深度交流前藥研仍然不想被看見裸體的樣子,因此走到了近侍房間才換。

 

「大將,我換好了。」藥研用手將遮住視線的瀏海撥到一旁。

 

衣服有點長呢,不過應該沒關係。

 

「過來吧。」少女從床上站起,帶著藥研坐到鏡子前。

 

「原來變成這樣了啊......」看見鏡中自己的模樣,藥研好奇的摸了自己的臉,然後立刻就放下了手。

 

「怎麼了?」少女一邊溫柔的梳著藥研柔順的黑髮一邊有趣的看著藥研不斷變化的表情。

 

「動作看起來會不會很怪?」有點沮喪。

 

「還是很帥喔。」少女用黑色髮夾將藥研的瀏海固定在旁邊。

 

「是嗎。」有點高興。

 

「只是也很美。」

 

「......」吐血。

 

「有點危險。」

 

「為什麼?」吐血x2+不解。

 

「雖然你的意識還是男性,但身體卻是柔弱的人類女性,其他人卻是裡裡外外的男性喔,所以力量總合會下降許多。」整理好頭髮後,少女將藥研在衣服裡的髮絲輕輕的拉到外面。

 

「而且,今天要出去採買。」

 

「弟弟們應該不會,外人的話,我應該還是有自保能力的吧。」藥研摸著自己的下巴沉思起來。

 

少女一想到數量龐大的藤四郎兄弟們因為好奇心將一個纖細的女性藥研壓制在地的模樣,或是大叔什麼的......想到大叔,少女臉上的表情不由得黑了起來。

 

不會再被綁架吧?那人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動作。

 

「大將是想到什麼了?」藥研透過鏡子的反射看見了少女陰沉的表情,溫柔的握住了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答應我,如果發生什麼事一定要立刻呼喚我。」少女抬起沒被握住的手,用指尖輕輕的滑過藥研的臉龐。

 

看著少女無比認真懇切的模樣和擔心的心情,藥研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我答應妳。」

 

「主上,可以用早餐ㄌㄚ~」鶴丸從門後嘆出頭來,一看見藥研便張大了嘴巴。

 

嗯?

 

「真是嚇到我了,我都不知道主上會劈腿,還是個女的。」鶴丸踏進房中,仔細的上下打量了藥研。

 

......

 

聽見這句話,少女無言的看著正在作死的鶴丸,藥研則是看起來有點生氣。

 

「嗯......長得不錯,聲音也蠻好聽的,名字呢?」

 

「藥研......」

 

「欸?竟然是一樣的名字,主上真是惡趣味,小心別被她騙了。」鶴丸不怕死的拍著藥研的肩,看起來是想安慰她。

 

藥研鬆開少女的手低下頭,然後在鶴丸最沒有防備的時候絆倒他將他壓制在地,再抽出短刀抵住咽喉。

 

「大將才不會劈腿。」藥研用力的在刀上壓了幾下。

 

「這把短刀,喔啊,原來你是女體化的藥研啊,一時認不出來。」鶴丸抓住藥研的手想要掙開刀刃,沒想到......

 

 

 

只使一點力便把藥研推開了。

 

 

 

「欸?」藥研對自己過小的力氣感到訝異。

 

「欸?」鶴丸對輕易推開的藥研感到疑惑。

 

一旁的少女則是感到擔憂。

 

力氣變得好小,真的是很危險呢。

 

「先去吃早餐吧,藥研你要去嗎?」少女輕輕的扶起仍在訝異中的藥研。

 

「啊,好。」

 

「喂喂!別丟下我啊!」鶴丸從疑惑中清醒時,兩人已經走遠了。

 

 

 

 

 

「欸?這不是藥研嗎?你終於也對女裝有興趣啦?」正要進餐廳的亂一瞥見女體化的藥研,便興奮的盯著她的胸部和細滑的秀髮。

 

「才不是,這是因為......」即使被那麼炙熱的視線盯著,藥研也沒有任何害羞的跡象。

 

完全沒自覺呢。。。

 

聽完藥研的解釋,亂一臉羨慕的說。

 

「好好喔,我也想要女體化,啊,不過你這樣很危險耶。」似乎想到了什麼,亂羨慕的表情中多了一些同情。

 

「到底為什麼會危險??」藥研困惑的看著正交換眼神的亂和少女。

 

「嗯...你以後會明白的。」少女苦笑了下便忽悠過去了。

 

明明知道讓女性單獨出門很危險,卻察覺不到自己將要面臨的危險......是不是因為思想還是男性,所以想法還沒轉換過來呢...?

 

一進門,刀劍們的焦點都在藥研身上。

 

「嗯?主上的朋友嗎?」燭台切正打算去多準備一份餐點。

 

「她是藥研呦~啾咪~」趕來的鶴丸裝可愛的解釋著。

 

「咦咦咦咦咦~!完全看不出來。」

 

「這是主上的妄想嗎?」

 

「長高了。」

 

「哈哈哈,甚好甚好。」

 

......

............

 

刀劍紛紛發表自己的評論,少女則是笑笑的不說話,牽著藥研來到自己的位置,有意無意的擋著其他刀劍好奇的視線。

 

藥研心中仍是不解為何少女這麼不想讓刀劍看到自己,但明白她是為自己擔心,心裡就覺得暖暖的。

 

 

 

 

吃完早餐,刀劍也都各自出征,遠征了,回到房間少女拿了一件黑外套給藥研穿上,自己則是動用能力把外表改成男性的模樣。

 

這樣應該可以減少接近藥研的男人了。

 

少女看著鏡中男性模樣的自己,為了遮掩吸引人目光的金髮再戴上了一頂鴨舌帽。

 

一旁看著少女轉變成少年模樣的藥研,臉頰漸漸的紅潤起來,不知是不是因為女體化,而思想因此被小小的改變了呢?

 

看來藥研很滿意呢。

 

「那麼出發囉。」少年背著側背包,手不鬆不緊的牽著藥研,就像現世情侶出去約會一樣,甜甜蜜蜜的走入傳送門。

 

「人真多啊~」踏上萬屋街道,藥研對眾多的人潮發出了感嘆。

 

街上的人們幾乎是肩並著肩行走,其擁擠程度大概能達到〝張袖閉日,揮汗成雨〞的境界吧,因此只要一個不注意,身邊的人就會被人潮捲走。

 

「藥研。」少年呼喚著藥研,當藥研轉身要問什麼事時,將她溫柔的一把拉進懷裡再輕輕的從後面抱住她的纖腰。

 

好細,感覺稍微用力就會折斷了,難怪力氣會變得這麼小。

 

「大,大將?」這樣貼近的距離讓藥研可以從貼合的部份感覺到他平穩的心跳,他略低的體溫也從緊握著的大手傳來,另外自己的身邊也充滿著戀人的氣味,讓藥研不禁炸紅了臉。

 

「這樣做,你就不會有危險了。」由於身高差的不多,即使少年沒有刻意那樣做,從口中吐出的氣仍不偏不倚的落在藥研的耳朵上。

 

「唔......」敏感處被哈氣的感覺和情話讓藥研臉變得更加緋紅,不自覺的發出嬌嗔,雙手以微不足道的力氣推著少年扣在腰上的手,當然是沒有用啊~

 

少年沒有注意到藥研的反應,而是用身高優勢尋找比較不擁擠的地方,畢竟藥研沒有他的聯絡方式,即使只要呼喚名字,少年可以瞬移到藥研的所在地,但就怕有萬一。

 

人好多,或許今天不該出來嗎?可是這樣明天就沒有食材了,嗯?藥研怎麼了?

 

由於看不到正面,於是少年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點開圖片庫從照片上看見她現在的表情......

 

【少女模樣的藥研紅著臉雙唇微開,雙手推著腰上少年的手.jpg】

 

然後立刻就關掉螢幕了。

 

......冷靜冷靜冷靜。

 

 

 

 

好不容易穿越重重人潮買了不少食材,由於全部都請商店直接送到本丸,因此兩人手上也只有最初少年肩上背的包包。

 

「哇~你看那對情侶。」

 

「可惜都有伴了。」

 

「根本金童玉女,超羨慕的。」

 

「是不是模特啊?」

 

即使路人回頭率99.9%,藥研卻完全不想注意附近的評論,少年則是一直注意附近有沒有可疑的人。

 

「還好嗎?抱歉,腳很酸吧。」走到現在人潮還是不減,所以少年還是抱著藥研的腰,因此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手上漸漸增加的重量。

 

「大將不會嗎?」對於女性身體已略感絕望的藥研開始好奇起少年的各種極限,畢竟從沒看過少年真正疲憊的模樣。

 

「不會,因為我不是人類,體能自然會好上許多。」少年的一舉一動幾乎都與常人無異,除了知道他真實身分的藥研,其他刀劍即使看過他過人的恢復力,仍漸漸的只把他當成有點特殊的人類。

 

「是嗎?真好啊......」藥研無力的乾脆將身體的重量全交給她身後的少年。

 

「既然累了,那麼就吃午餐吧。」少年毫不避諱他人的眼光,乾脆的將已經有些疲累的藥研打橫抱起。

 

如果是正常狀態的話,藥研一定會掙扎著要下來自己走,但現在體力幾乎已經到了極限,面子什麼的也已經不重要了,更何況現在是女性的模樣,於是她便心安理得的靠在他的懷中,不知不覺就進入夢鄉。

 

啊,睡著了呢,記得附近有間餐廳,應該可以讓藥研好好休息。

 

為了不吵醒藥研,少年用緩慢的步伐往餐廳移動。

 

「您好,請問幾位呢?」櫃台小姐有禮的問著,雖然她的眼神明顯表現出少年煞到她了。

 

「兩位,有包廂嗎?」少年並不受影響,說實話,他現在的注意只放在懷中的人兒和附近的安全上,而且這種視線他已經習慣了。

 

「有的,一共是1000元,非常歡迎您再度光臨。」

 

變便宜了呢......

 

少年拿走房卡,直直往包廂走去。

 

 

 

 

 

「......嗚啊!」原本安安靜靜躺在少年膝上睡覺的藥研突然睜開眼睛。

 

「?」少年摸摸藥研的頭,並不作聲。

 

「大將......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她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

 

「夢裡的我不能說話,身高也變矮了,而大將變得像巨人一樣,接著腳下突然破了一個洞,我就直直掉了下去,完全無法反抗,然後就醒了。」說到墜落的地方時,藥研抓緊了少年的手。

 

嗯......預知夢?狐之助也說時空還沒穩定,所以明天......真是慘呢。

 

少年在心中發出感慨。

 

「我很怕,再也見不到大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變成女性,所以情緒表現變得更加明顯。晶瑩的淚珠從微紅的眼角落下,眼底充滿了恐懼,哀傷和一絲懇求。

 

「不會的,不論要耗費多少時間,我一定會找到你。」少年輕柔的抹去她的淚,心隨著藥研的情緒受到影響,跟著感到哀傷且隱隱作痛。

 

別哭,你哭了我也會感到非常悲傷啊......

 

「嗯,謝謝你,痕,我也一定會找到你的。」聽見少年堅定的承諾,藥研淺淺一笑,然後坐起身給了少年一個吻。

 

我們的找法辛苦程度相差很多啊,藥研。

 

少年在心中默默的想著,然後藥研察覺少年的心不在焉,加重了吻的深度。

 

「唔......」少年的氧氣逐漸消耗殆盡,略為難受的抓緊了藥研的襯衫,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從嘴角流下,被一雙溫暖的手溫柔的拭去,然後藥研放開了少年的唇。

 

漸漸變得主動了呢,看來是學會了。

 

「點餐吧。」藥研理了理微皺的襯衫,拿起桌上的菜單研究了一番。

 

「嗯。」少年靠過去看藥研手中的菜單。

 

 

 

 

飯後。

 

「大將幾乎沒什麼飾品呢。」藥研拉著少年進了一間髮飾店。

 

「有一個喔。」少年從領口拉出一條銀色的項鍊,新月由下方包覆著星星,上面還有柔和的銀藍色刻紋,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這是?」藥研立刻被項鍊吸去了目光,雙眼無神,似乎有什麼神秘的力量牽引著。

 

原來還是會啊,就算有了我的血......

 

「父親給的。」察覺藥研的情況,少年快速的將項鍊再次收進襯衫內。

 

「抱歉。」項鍊一離開視線範圍,藥研透紫色的眸便恢復了神采。以為自己剛異常的行為冒犯到了少年,立刻道了歉。

 

「沒關係的,他抽了一部分的靈魂放進這個法陣,隨時可以和他對話,上次太郎的事他也同意喔。」少年笑笑的說著,絲毫不見被冒犯的憤怒。

 

「......那樣我們說的話會被聽見嗎?」

 

「不會,只要沒有呼喚他,他就不會聽見外界的聲音。」聞言,藥研鬆了一口氣,一想到如果自己的告白被聽見,不知道要躲在房裡多久才能釋懷。

 

並不是覺得羞恥,而是當時的自己對人類的了解還不足,比起瞭如指掌的少女明顯被動了許多,現在自己看來,實在是很丟臉。

 

少年拿起一個髮夾,闇紫色的水晶整齊的綴滿整個髮夾,不論從什麼角度觀看,都是如此的耀眼。

 

和我的瞳色一樣呢。

 

「這個很適合你。」伸手將它溫柔的別上藥研滑順的黑髮。

 

「欸?大將不是在挑自己的嗎?」藥研驚訝的看著覺得這樣沒有問題的少年,認為女性應該是喜歡打扮的。

 

「我並不擅長打扮自己,不過別人的話我很擅長喔。」少年調正了因為藥研的動作而傾斜的髮夾。

 

藥研無言的看著少年的苦笑,不清楚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那大將和我一樣好了。」藥研拿起同款的髮夾,只是紫色淺了些,就像藥研的瞳色。

 

「嗯。」少年開心的摸了一下髮夾。

 

兩人戴著對方瞳色的髮夾,相視而笑。

 

這間店沒什麼邪惡的氣息,應該沒事,而且藥研看起來對這些很有興趣。

 

「那麼我去付錢,順便買飲料,你在這間店等我。」少年拿下兩人的髮夾,從展示台再各拿了一個小心的握在手中,走向櫃台。

 

「好。」藥研望著少年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見後才移動到店裡的其他地方。

 

「很多沒見過的東西啊。」藥研好奇的東看一下西看一下,或是用自己的頭髮試試,似乎想一次把這些東西弄懂,為了幫助不懂得打扮自己的少年。

 

「這位小姐,請問一下髮圈在哪呢?」

 

藥研觀察了下來者,是一位帶著微笑的文弱書生,看起來沒有什麼殺傷力,於是就乾脆的為他指路。

 

「從這裡走到底然後右轉。」藥研背對書生指向一方,然後轉回身的當下,口鼻就被覆上了一層布。

 

「非常感謝。」書生的微笑轉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然後大力的抓住藥研的雙手。

 

「唔......!」強效的安眠藥瞬間使她的力氣盡失,精神漸漸飄忽,看不清眼前的一切,最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哼!」書生冷笑一聲,輕易的將藥研帶出了飾品店。

 

 

 

 

 

藥研應該也喝紅茶吧。

 

少年接過店員遞出的飲料,然後不斷的快速穿過重重人群,但離髮飾店還是有一段距離。手中的兩杯飲料因為塑膠提袋的晃動而互相碰撞,發出了清脆冰涼的響聲,在此時的少年聽來,卻加劇了他的擔憂。

 

總覺得有什麼事在發生......

 

「藥研......」少年不安的握緊了手中裝著兩人髮飾的提袋,加快了前往髮飾店的速度。

 

鈴......鈴......

 

手機在不合時宜的時間響起,但想到可能是有關藥研的事,少年還是走到一旁,從側背包中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政府人員   傑特。

 

傑特......

 

看見這名字,少年只愣了幾秒便立刻接起電話。

 

 

 

 

 

 

書生帶著藥研來到一間外觀破舊不堪的房子,室內沒有燈光,完全用自然光當作光源,但房子位在巷子深處,四周又有不少高樓,陽光幾乎無法照射進來,因此非常昏暗。

 

室內沒有什麼擺設,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和一張椅子,比起住宅更像是臨時住所。房內一角堆了不少牆面掉落下來的紅磚,上頭暗紅色的污垢令人困惑,灰塵布滿了房內的空氣,再加上昏暗的空間,只隱約可見有人坐在裡面。

 

「喔,長得不錯嘛!我還沒玩過女體化的付喪神,現在正是個好機會,你這張臉真的很好用,輕易的就騙到那女人的藥研。」

 

一個十分肥胖的審神者坐在椅子上,一臉淫蕩的看著書生手中的藥研。審神者的雙手戴滿戒指,脖子掛了不少金項鍊,刺青布滿了兩手手臂,一副老大樣。

 

「說好的酬勞記得給。」書生讓藥研坐在椅子上,便轉身離去。

 

「當然!長谷部,把她綁好。」審神者喚著站在陰影中的付喪神。

 

「是,主上。」長谷部從陰影中走出,雙眼空洞無神,動作有如機械般死板,緊緊的將藥研的雙手綁在身後,眼睛和嘴巴也封上了布條。

 

「叫醒她。」

 

「是。」長谷部拍了拍藥研的肩膀,但安眠藥的效果還沒過,因此藥研還在昏迷中。

 

「嘖,算了這樣也好,不用叫了,餵藥。」審神者看著昏迷不醒的藥研有點憤怒,不過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的更加猥褻了。

 

「是。」長谷部從桌上拿起一瓶藥水,轉開瓶蓋,拉下封住嘴的布條,抬起藥研的下巴,緩緩的將瓶中的液體全數倒入她的口中。

 

「......咳咳咳咳!」

 

大量的液體灌入喉嚨,藥研勉強吞下後,難受的咳了起來,液體流過的地方還熱辣辣的,讓她渴的發不出聲音。

 

「醒了啊!樣子真不錯,長谷部,去門口守著。」審神者從椅子上站起,拉著椅子慢慢的接近藥研。

 

「是。」

 

審神者坐在藥研面前,雙腳和藥研的岔開,故意的讓藥研的膝蓋頂到自己的硬挺,接著伸出手用力的按住她的下巴,狠狠的親了上去。

 

「唔......」不同於少年輕柔的吻,是粗暴的,充滿性慾的,但自己卻無力反抗且感到慾求不滿,應該和剛喝下的液體有關。

 

「哈......無法反抗的感覺如何啊?」審神者滿意的看著喘不過氣的藥研,將魔爪伸向了胸部。

 

「......嗯。」藥研咬牙忍著因為藥效和失去視覺而敏感數倍的感官所帶來的快感,讓她的額上漸漸冒出汗珠,面色潮紅。即使審神者手上的戒指弄痛了她,也無法抵消掉那些她並不想有的感覺。

 

「觸感真棒。」審神者將藥研甩到一旁的床上,粗魯的撕開藥研的襯衫,扯下胸罩,一對渾圓便毫無保留的展示在審神者眼前。

 

藥研想呼喚少年卻還是發不出聲音,只好化出了短刀,想要割斷束縛雙手的繩索,卻被審神者搶走了,還不小心割傷了她。

 

「嘶......。」

 

「女孩子還是別玩刀了。」說完,審神者便將短刀隨意扔至一旁,撞上了尖銳的水泥塊,使藥研身上再多了一些擦傷。

 

 

 

 

不在,到處都不在,藥研......說不出話嗎?

 

少年在店內尋找著她的身影,即使沒放過任何角落,仍然沒有一絲她的蹤影,最後只在地上發現了她的外套。

 

為了不讓之後的行動有任何不便,少年將除了外套之外的所有物品都傳回本丸的寢室。

 

氣息被其他人蓋過了,無法追蹤......

 

少年劃破手指讓鮮血滴落在地面,然後血開始在地面蔓延,為了不引起注意,少年利用風聚集灰塵吸收地上的血液形成淺淺的紅線,接著跟隨著紅線走出了商店。

 

跟著紅線轉了不知道幾次彎,少年漸漸感受到藥研的氣息,隨著紅線的指引越來越遠,光源也越來越微弱,雖然對少年並沒有影響。

 

這裡嗎。

 

最終少年來到盡頭的一間小屋,門前站著長谷部,正拔刀衝向少年。

 

原來真的是那人。

 

「宗三。」粉色的刀顯現在少年手中,即時擋下了長谷部的攻擊。

 

一吸血鬼一刀在門外對戰的聲音傳入了房內,審神者冷笑看著即使看不見仍望向門外的藥研,大力的揉捏著她的腿和胸。

 

「唔!」藥研痛得喊出聲。

 

「你以為她救得了你嗎?一個小女孩能打敗一把刀?別傻了,怎麼可......」

 

碰。

 

少年踹開了門, 將長谷部的刀射向了審神者。門板大力的撞上對面的窗戶,脆弱的玻璃應聲而碎,散落一地的碎片每一片都反射著少年鮮紅色的雙眼,強大的氣場讓在場的人都不寒而慄。

 

抱歉了,壓切長谷部。

 

審神者由於被嚇傻了而沒有做出反應,刀便筆直穿過肩膀將他釘在牆上。

 

審神者反射性的捂住肩膀,由於刀剛好切開動脈,鮮紅色的血液便大量的從審神者的指縫中噴灑出來,而藥研有少年的風保護,才沒有被審神者那受附喪神詛咒的血波及。

 

「啊啊啊!怪物!」審神者神色驚恐的看著慢慢步向自己的少年。

 

少年白色的襯衫和臉濺到了不少長谷部的血,強烈的對比下顯得格外觸目驚心,隱藏在雜亂的金色髮絲下的是鮮紅色的雙瞳,若隱若現的更讓人感到壓力倍增。

 

「混,混帳!你以為這樣,我,就會罷休了嗎?」審神者即使嚇得連話都說不好,胯部都濕了一片卻還在逞強。

 

少年沒有理會審神著說的話,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審神者身旁被玩弄得非常狼狽,喘著氣且一臉難受的哭泣著的藥研。

 

......

 

怒意讓少年變得更加冷酷,先小心的將束縛藥研的繩索割開再抱離床上,唯獨沒有拿下遮住她雙眼的布條,然後從空氣中拿出專屬與於自己的武器,對著審神者的雙膝各開一槍。

 

咻咻。

 

「啊啊啊啊啊啊啊!!」審神者痛的面色扭曲,淚水不爭氣的飆了出來。審神者的雙膝被細實的子彈穿透,頓時變得血肉模糊,摩擦生熱使彈孔邊緣的肉有些燒焦,純白的膝蓋骨從圓孔中露出,還散落了一些碎片在床上。

 

開完槍後,少年乾脆的收起了槍,然後拿起了電話說了幾句便掛斷了。

 

輕蔑的瞪了審神者一眼後,少年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短刀歸位, 拿下矇住藥研雙眼的布條,小心翼翼的將黑色外套給藥研穿上,再抱著她走出房子。

 

即使少年知道不可能仍盡力用身體擋住審神者,但藥研還是看見了審神者的慘狀,忍不住抖了一下。

 

發現藥研的異狀,少年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腳輕輕朝地面一蹬,一吸血鬼一刀輕盈的飛上了橘紅色的天空。

 

「嗯......」藥研因為藥效而難耐的扭動身軀,少年憐愛的吻了她的額頭,她便漸漸穩定下來,用濕潤且迷茫的眼神注視著少年冷冽的側臉。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兩人之間都沒有對話,少年就只是抱著藥研乘著風在天空中飛翔,因為他覺得藥研的藥效還沒完全消失,被風吹著應該也舒服些。

 

少年悲傷的心情似乎感染了天空,四周的光線變得黯淡,星星一顆接著一顆的從黑暗中綻放,像是有意識的想安慰少年。

 

最後藥研不敵夜晚寒風的吹拂微微顫抖起來,少年才猛然回神,從空中直接瞬移到本丸的寢室。

 

回到本丸,少年將容貌變回原本女性的模樣,輕輕的把藥研抱到沙發上並脫下她的衣物手入後,再脫下自己被染紅的衣物,然後從櫃子中拿出浴袍幫兩人換上,最後抱著藥研走進浴室。

 

寬敞的溫泉池是額外建造給自己使用的,不用擔心有人打擾。少女讓藥研靠在浴池邊的毛巾上,不敢做任何非必要的碰觸。

 

而自己則是坐在離藥研最遠的對面閉上眼睛休息,因為太久沒使用這麼多力量和情緒的激烈起伏,多少造成體力有些來不及恢復。

 

過了不久,藥研完全醒了過來,她抬起頭,看著對面閉目養神的少女。

 

先前面對審神者的少女有如死神般的狂暴殘忍,但面前自己卻是極盡溫柔。發現自己能讓一個人產生這麼大的改變,現在藥研只覺得心中充滿了暖意,那噁心的觸感幾乎可以遺忘。

 

藥研看著為了不讓自己感到害怕而保持距離的少女,再看看擺在一旁的水杯,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後,不發出聲響的接近少女,喊出了遲遲沒呼喚出的名字。

 

「痕......」

 

聽見自己的名字,少女睜開仍是鮮紅色雙眼,那充滿自責又哀傷的眸深深的刻在藥研的心中,她的手似乎想觸碰藥研的臉龐,卻停在了半空中,然後放下。

 

「對不起。」鮮少哭泣的少女不自覺的流下了淚,淚水滑過蒼白的臉頰,滑過下巴,最終滴落下來,和泉水合而為一,形成一圈圈的漣漪。

 

「我沒事的。」藥研溫柔的抹去少女的眼淚,想平息她的悲傷。

 

「怎麼可能沒事!因為我的疏忽害你被那樣子對待,都是我......」卻反而加劇了。

 

「這不是你的錯。」藥研輕輕的揉著少女的臉頰,然而卻沒發現自己的手微微顫抖著。

 

明明你還在害怕,不需要勉強安慰我的。

 

「不,是我,那個人才會找上你。」少女用毛巾包住自己的手後,才輕輕的移開藥研顫抖的手,敘述起她和那人的相遇。

 

那時在演練場,你待在本丸處理公務,而我對上了那人,那人的近侍是壓切長谷部,演練的刀劍是加州清光,看似與一般審神者無異,但刀劍的雙眼卻都空洞無神。

 

開始演練後,加州清光只承受小狐丸的一擊便倒下了,演練立刻就分出了勝負,小狐丸好心的想扶他起來,卻發現他是重傷狀態,即使演練結束後也沒有恢復。

 

我覺得不對勁而開口詢問,那人並沒有回答只說這不干你的事便叫壓切長谷部帶著加州清光離開了。

 

沒想到那人因為我的疑心私下去查到我的本丸,利用黑道老大的身分在萬屋街道的所有商店佈下眼線,在我離開時抓走了你想當作人質。

 

雖然在演練後已經聯絡我在政府裡的人,卻沒辦法事先調察完那人的本丸,今天才接到通知說那人是黑暗審神者,可以直接就地逮捕。

 

「因為我能力的不足害你遭受這些事,我願意接受任何懲處。」為了不影響藥研的懲處少女閉上了血紅的雙眼, 一心一意的想讓自己受到藥研的責怪或是挨打,希望至少能讓藥研受到的傷害減少一絲一毫。

 

「痕。」

 

打吧。

 

藥研看著閉上眼睛的少女,心中的情感頓時波濤洶湧,再抬起自己的雙手看了一會,確定不會顫抖之後,緩緩將雙手伸向她......

 

少女動也不動的等待著藥研,卻遲遲沒有感受到痛楚,而是意料之外的溫柔的擁抱。

 

「沒關係,其實痕比我更難受吧。」藥研寵溺的拍著少女的頭,沒有絲毫顫抖。

 

「而且,你確實找到我了,雖然那時候被碰觸是有些不舒服,不過現在抱著痕感覺好多了。」

 

抱著我......好多了?

 

少女訝異的睜開雙眼,小心的推開藥研接著直直地盯著她,卻只能從藥研眼底看見的只有滿滿的〝沒事的。〞看不出任何的虛假。

 

最後視線停在了已經飲用完的水杯。

 

真的......不怕我。

 

「嗚......對不起,我又哭了。」少女心中緊塞著的部份被紓解,壓抑已久的眼淚便潰堤了,眼中的鮮紅色也漸漸褪去,露出了原本的潔淨的闇紫色。

 

「讓你依賴我,就是我存在的意義啊。」

 

少女緊緊的抱住藥研,淚如雨下,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沒事了。」

 

藥研平穩的嗓音漸漸排除少女的傷心與自責,就像是負面情緒通通被吃掉一般,最終少女向藥研露出了微笑。

 

「大將。」

 

「嗯?」

 

「可以抱著我睡嗎?」

 

「好。」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