琋ㄟ(✩●ω●)〉

練習畫畫中
什麼都看
凹凸刀亂陰陽師

【刀劍亂舞】 綰髮

※自設嬸嬸有名字注意
※藥嬸
※女方比較強勢一些
※ooc可能注意
※以上雷者請點右上角
※祝自己生日快樂0.<






以下正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








燦金色的秀髮隨著走路的風飄揚著,空氣中隱隱約約能聞到洗髮水的香味。

這頭秀髮的主人正抱著公文快步走回辦公室處理,基於天生的身高差異,藥研的腳再長也長不過她的,行走時自然就會拉開一小段距離。

藥研並不在意,因為觀察人的背影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而痕也會故意放慢速度,不會讓藥研跟不上。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一人看著前面的人,自得其樂,另一人則是看向旁邊的風景,裝作沒有注意到身後人的視線。


******


以極快的速度處理完公文的少女覺得雙眼酸澀,再加上今天起的比較早,伸了個懶腰後摟過在看書的藥研一起躺在床上補眠。

畢竟血族本就不是在白天活動的生物,會更容易累。

藥研一開始是睡不著的,但想著休息一下也好,便把書闔上放在一旁,她的睡顏也是不錯看的。

看著很快就熟睡的痕,藥研一時興起突然大膽起來,先是戳了戳她柔嫩的臉頰,再把整隻手覆上她的臉龐摸了摸,挺涼的。

「唔......」痕下意識蹭了一下藥研溫暖的手,似乎是被摸的很舒服。

見狀,藥研輕笑了聲,又輕輕的揉了幾下。

為了不打擾她的睡眠,藥研便改玩起痕長長的頭髮。

和在空中時飄散的樣子不同,現在披散在主人身側反而像流水一樣匯集成一條一條的,還有不少分支。

髮尾沒有分岔,髮質也是好的無話可說,摸起來自然是滑順無比,有種並不屬於人間的感覺。此時藥研稍微能明白為什麼亂總是喜歡找痕來討論洗髮水的問題。

即便天生麗質,痕似乎也無心去改變自己的髮型,總是把頭髮隨性的披散在身後,連和藥研一對的髮夾也是把它加工一下當作領夾,別在領帶上。

看著這個模樣的戀人,藥研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雖說藥研並不想強迫她去改變自己的習慣,但身為戀人,多少會有些想看對方各種模樣的想法。

這個想法深埋在藥研的心裡,等待一個適合的時機說出口。


******


在一個平靜詳和的下午,天氣很好,微涼的風徐徐的吹進房間,紗簾隨之搖擺,令灑在地上的光點不斷閃爍,就像是白天的星空一樣。

畫室裡坐著兩個人,一個人戴著工作用的眼鏡研究著醫療的書,另一個人穿上了畫用圍裙拿著畫筆在畫布上塗塗抹抹。

兩個人都把精神專注在眼前的事物上,誰都沒有說話,唯一能聽見的聲響只有外面風吹過樹葉的颯颯聲。

沉默,卻不尷尬。放鬆悠閒的氣氛佈滿了整個畫室,讓人能更有效率的完成事情。

過了一段時間,藥研闔上了厚厚的醫書,拿下了眼鏡,看向依然專注在畫上的痕,視線從不斷揮舞的畫筆移向了隨著動作飄動的髮絲。

「要沾上顏料了。」藥研走到痕的身後抓住了那縷調皮的髮絲,比起五顏六色的樣子,他還是更喜歡原本的顏色。

「啊,謝謝。」痕放下畫筆,把全部的頭髮往後一撥,那柔美的弧度又吸引了藥研的目光。

「大將為何不把頭髮束起來呢?」

藥研每天都能看見隔壁的朝玥去上學的樣子,她的髮型每幾天都不同,雙馬尾,公主頭或是編髮都有,或許是自己弄的,也可能是那邊的刀劍弄的。

這樣看著看著,日子久了,便不禁好奇起自家大將為何從不束髮。

想了很久,藥研只得到一個答案。

「......」聞言,痕垂下眼,粉嫰的唇開了又闔,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抱歉,是我多問了。」藥研沒想到如此平凡的問題也會使她低落,急忙道了歉。

「不......你可以幫我嗎?」痕脫下了畫用圍裙,把剛剛坐的椅子拉到藥研坐的沙發前面,然後坐在椅子上看著他露出了微笑。

「我可不懂風雅之事喔。」所以很可能會綁不好的。不論是誰,只要看見了這個笑容,一定什麼事都會去做的吧,而藥研也不例外。

「沒關係,是你綁的就好。」痕倒也不介意藥研綁的好不好,只要是他,什麼事都好。

聽見這個回答,藥研輕笑了聲,他覺得痕一定沒發現自己的語氣帶了些撒嬌的感覺。

藥研從腰上了小包拿出了梳子和髮圈,坐到了痕身後的沙發上。

「你隨身攜帶這些?」痕訝異的問著。

「嗯。」藥研拿著梳子,一手撩起一部分頭髮,另一手極其溫柔的梳順她的髮絲。

藥研也算是長髮,會帶梳子很正常,但是髮圈......至少自己這幾年來都沒有看過藥研綁過馬尾。痕心想。

「為什麼?」

「為了你,等你哪天願意束髮的時候,我隨時都能幫你。」藥研手上的動作停都沒停,就像只是說了句「今天天氣很好。」一樣。

痕沉默了會,緩慢的消化著這句像原子彈一樣炸在她心頭的話。

藥研早就知道了痕不綰髮的原因————過去都是珞(哥哥)在為她綰髮。

現在珞失蹤已久,痕也無心再去處理,便隨意的放置。藥研有意願代替珞,但卻不知如何開口,只好默默等待一個時機。

而藥研等到了現在這個機會,便把他心裡所想的一切都告訴她,她也該放下了。

「好了,大將你照鏡子看看。」藥研把全身鏡拉到痕的面前,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手藝。

痕看著鏡子中的轉了一圈,就像回到了一切事情都還未發生前的自己,心裡不由得一暖。

有我在你以後不用再為這件事傷心了。痕覺得這才是藥研真正想表達的,只是沒說出口。

藥研見痕似乎在發呆,便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痕?......唔。」沒想到卻被痕一把扯過領帶,跌在了她身上,緊接著就被封住了唇。

痕熟練的翹開藥研的牙齒,在溫熱的口腔裡四處略奪著他的氣息,任何一個角落都不放過。

藥研的氣自然是沒有痕那麼長,過了不久意識便有些渙散,扶在她肩上保持平衡的手也漸漸變得無力。

終於,痕放開了藥研的唇,氣息依舊平穩,但藥研卻是有些無力的靠在痕肩上喘著氣。

「哈啊......你的吻技還是那麼厲害啊。」已經習慣痕突然的親密舉動的藥研,有點無奈的感嘆著。人類的身軀終究贏不過血族。

「謝謝你,藥研。」痕把藥研緊緊的擁入懷中。

「不客氣。痕,以後綰髮這件事就交給我吧。」終於為她做了點什麼事。藥研回抱住痕。

「嗯,拜託你了。」

评论

热度(5)